优美都市异能小說 《重生之緋聞女王》-第三百三十四章:女王的易容術熱推

重生之緋聞女王
小說推薦重生之緋聞女王重生之绯闻女王
“要不,我试试吧。”秦若夭提议道。
化妆师嘿嘿笑着,甩着手道:“你是艺人,又不是化妆师,我来就行了!”
脸上虽然带着笑,但眼神明显因为秦若夭的话而有丝丝嫌弃。
当演员就当好你的演员就行了,还跟化妆师抢什么抢?
心里虽然不喜欢秦若夭这话,但化妆师还是勤勤恳恳,认认真真把秦若夭的妆容改了一下,弱化了立体的五官,尤其是把双眼眼尾往下化,遮掉了那迷人的视线。
可一画完,蒲导还是摆手。
“太浓了,杨胜楠一个普通人,化这么浓的妆太假了!卸掉重新化吧。”
“这还不行啊?秦小姐这五官实在是太精致了,真不好改,要不蒲导给我点时间,我再细细琢磨琢磨?”化妆师好言好语道。
她在圈内也是有一定地位的,要不是因为面前的人是蒲顺,她也不乐意左改右改。
“没时间了。”蒲顺看向秦若夭,认真问:“你会化妆?”
“会一点。”秦若夭轻笑道。
岂止是会一点?
上一世的化妆术可以称之为易容术了,哪次任务不需要改头换面?
“那你自己试试吧。”蒲顺的决定也是本着试试的想法。
化妆师没有眼缘了解角色,如果秦若夭真的会化妆,说不定还真能让蒲顺看到自己想要的效果。
但化妆师听到蒲导这个决定就不高兴了,“导演,您这是在开玩笑吧,一个演员怎么化啊,哪有专业的化妆师技术好?再说了,秦小姐也是说自己只会一点啊,可别因此坏了拍摄。”
“你现在磨磨蹭蹭就已经坏了我的拍摄了!我今天就要看到成品!你现在化不了我就换人化,就这么简单,你爱干不干!”
蒲顺脾气爆的很,从来没什么好话。
圈内那些广传脾气暴的导演有几个想蒲顺这样,还会跟圈内有点影响力的化妆师呛声的?
化妆师也被蒲顺这话气得脸红脖子粗,摔了手中的眉笔,气冲冲跑了出去。
这下化妆师跑了,就算不相信秦若夭的技术,也得她亲自来了。
非常不錯都市言情小說 重生之緋聞女王笔趣-第三百三十四章:女王的易容術鑒賞
秦若夭坐在化妆镜前,熟练的卸妆,再熟练地上妆打底,一排排化妆品几乎都被她用了个遍。
修容在她手上简直就是易容画笔,将她较为凸出立体的颧骨弱化,整个脸型变得柔和圆润了许多,却也不会显得妆浓。
将较白的遮瑕打在鼻梁处,在灯光的照射下,鼻梁便没有那般立体。
浓眉也在修饰下稀疏不少,原本被化妆师特意弄得弯弯的睫毛在秦若夭的装饰下耷拉下来,甚至果断地拔下来几根,看的一旁的工作人员都又羡慕,又心疼。
什么时候他们也能像秦若夭一样这么果断地拔睫毛啊!
一双双眼睛瞪大着看着秦若夭的“鬼斧神工”,那一张精致的脸逐渐变得平凡,那双迷人的眼睛好像也失去了原本的光彩,变得十分普通。
再次站起,都让蒲顺瞠目结舌。
面前的人好像变了,又好像什么都没变。
以往犹如狐媚般的双眼眼角不再上扬,在秦若夭的修饰下向下,让人一看就有种莫名的悲戚,眼神幽幽望来,一眼就能看透这双眼睛的主人内心是自卑的。
侧颜原本优越的下颚线也变得圆润,因此也弱化了侧面的锋利感。
这么多改变,简直就是换了一个人!
但只要仔细看,会发现越看越好看,越看越迷人。
“啪啪”
场内响起掌声来,工作人员们由衷地对秦若夭的化妆技术感到惊奇。
“真是太厉害了,眼睁睁看着一点点变化过来的啊。”
“总感觉我好像错过了哪个关键的一步,但其实我哪一步都没有错过!”
“哈哈哈!不错不错!就这样!就这个妆!”蒲顺笑着拍拍秦若夭的肩膀,“拍摄期间一直保持这个妆容,能办到吧。”
“没问题。其实除了我,还有一个人能办到。”
蒲顺眉毛一挑,看向秦若夭:“你说的不会是童维那小子吧,算了算了,我可不想跟那小子一起干活,耳朵都得被他给吵聋了去,我打不了我多给你一份钱,你就当你自己的化妆师吧!”
一提到童维,蒲顺就十分嫌弃的摆手,一边摆手一边往摄影师走去,不愿再听秦若夭提起童维。
秦若夭无奈地笑了笑,走去更衣间,换衣服重新拍摄。
林可捧着手机反复翻看刚才拍下来的画面,不断回看,每一遍都忍不住惊呼,“我们家夭夭真是什么都会啊,这化妆术简直了!不对,这简直就是易容术!”
赵棉也在反复看着这段视频,不过并不只惊叹与秦若夭的化妆技术,更是在默默学习方法和手法。
作为一个演员,若是有这样的化妆术,以后选择角色,限制性就更小了啊!
“话说,夭夭这部电影要是播出了,不会冒出些精怪说夭夭是整容吧?”林可开始担心起来。
“到时候把这个视频发出去就可以啦。”赵棉双眼一瞬不瞬地盯着屏幕,漫不经心地说着。
“啊,这能发吗……”林可摸着下巴自己想着其中利害关系。
在两个小助理各怀心思的时候,秦若夭也顺利完成了拍摄,并且还多拍了几套衣服,同样的风格,不同的搭配,拍得蒲顺灵感越来越多,拍完就去找自家编剧了!
大家对蒲导这风风火火,说走就走的性子已经习以为常,就算蒲导走了,也不会影响他们的工作。
“可算是拍完了,我这身骨头都僵硬了!”周舟站在车门前活动胫骨。
他戴着口罩、帽子和墨镜,把自己包裹得严严实实,甚至是顺走了化妆间的一顶红色假发,现在粉丝都认不出他是谁。
“诶,我也是,我感觉我就像个布偶似的被摆来摆去,腰都僵了!”白晟弯着腰,捶着背,扶着地下停车场墙壁上的水管,像年过耄耋老人杵着拐杖走路似的,一步一步往前挪。
“你这过了吧,你这不是布偶,是大半个身子踏进棺材了!”
“去你的!”
“哈哈哈哈!”
一行人有说有笑地上了车,但夏翎却在快要上车之前又跑出去接电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