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都市言情小說 《警探長》-第九百三十四章 密室逃亡(4K)讀書

警探長
小說推薦警探長警探长
“年前估计是最后一次聚会了,来,祝新的一年越来越好。”白松以水代酒,举杯。
今天这次聚会,都是白松的好哥们,包括舍友郑朝沛、李正,还有杨美乐等人,当然,周璇等人也都过来了。
基本上都是2007级的同学们。
“我怎么听说,你们最近在单位不太顺?”林雨坐在白松旁边的旁边,问道。
“刑侦局好难待,我来这边才知道,你之前的工作其实比现在舒服。”白松叹了口气。
林雨最开始的时候,是在刑侦局负责警犬工作的,各地的警犬基地也都认识一些,白松去湘南那次,从警犬基地借出来的花花和花花,就是林雨帮忙联系的。后来,林雨离开原来的岗位,开始负责刑事案件方面。
说起来,林雨也不是一般家庭,但在单位说不上话,所以也帮不到白松什么。
想到这里,白松又想到了冀悦,冀悦的人生选择就是训狗,在他的世界里,狗狗远比人要好。
“我给你出个主意”,林雨道:“你还是得去磨李处,别不好意思。李处这个人脾气比较好,而且也是老处长了,总归是有道行的。”
刑侦局的厅局级就那么几个,正处级非常多,但差距也很大很大,李处算是能说上话的。
“嗯,下次再有案子需要督办,我得主动点了。”白松道:“这才是我最熟悉的东西。”
“等会儿,怎么回事?”郑朝沛在一旁问道:“你在单位不顺心啊?”
“也不是。”白松摇了摇头,他不想把烦恼都告诉朋友们,“就是有点有力使不出。”
“你们几个这么有本事,单位也不重视吗?”郑朝沛问道。
“这地方有本事的人多了。”白松说道。
“我不信”,郑朝沛道:“要是说三十五六岁以上的,我不敢说,单论年轻人这一代的,我就不信有人比你们能力强,你们可是在基层一点点干起来的。别以为体制内那点事我不懂,我接触的也不少。”
“别这么说。”白松道:“今天不说这些,马上过年了,吃菜吃菜。”
“我多说一句吧”,郑朝沛道:“这几年是互联网的世界,我们家老爷子这几年几轮融资下来,也算是赚了一点钱。我自己也打算成立一家传媒公司,和字节系深度合作,缺人,缺内部管理。你们要是混的不顺,随时来找我。”
2013年下半年的时候,郑朝沛出手了一批特特币,大赚了一笔,那时候一个价值1000多刀。这两年,价格非常平稳,200-400刀一个,他说服父亲动用了大笔资金,增持了5万枚。
关于这个事,郑朝沛的老爹是很支持的。用他爸的话来说,一千万刀也不算多…

面对好友的橄榄枝,白松摇头:“你这好意我明白是真心的,放心吧,我还能混不下去?”
“哈哈,也是,你不可能混不下去的。”郑朝沛点了点头。
白松点了点头,瞥了一眼王亮,心情终归是伤感了些。
聊到这里,白松再也没提此事,转而聊起了别的。因为都没喝酒,饭后大家各自回家,白松准备送欣桥回去。
“你想做你的事情的话,不用担心我”,欣桥捏了捏白松的手:“你知道的,只要你好好的,别的我不在乎的。”
“欣桥…”白松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我其实也没事,这才来几天?新环境需要适应,我没那么脆弱。”
“王亮是打算离职了吗?”欣桥问道。
“嗯?”白松愣了一下:“你何出此言?”
“看出来的啊,你当时的那个表情。”欣桥声音很轻。
“我感觉有这个可能,他没和我说。”白松道:“从派出所一步一步走到今天,我和他关系是最好的,他要是走,会提前告诉我。”
“我知道。”欣桥轻轻点了一下头:“所以,他要是离职你支持吗?”
“支持,在天华的时候,就有人年薪40万挖他”,白松道:“他是这块材料,如果去郑朝沛那里,最起码给他两倍的年薪,而且他的刑侦经验,对企业内部的安全管理也是有好处的。这样他就有资格在上京安家了。”
“你要去,是不是更多一些呢?”欣桥说话有些调侃。
“我去了啥也不会啊,难不成给企业内部抓职务犯罪的?要是那样也行,我得去个几万人的大公司里才有作为,小公司没价值的。现在大型民企内部的职务侵占也是很头疼的”,白松对自己很有自知之明:“当然,那也不是我追求的东西。”
“倒也是”,欣桥点点头:“王亮他,你不管我自然就更不管了。你的话,我就希望你别太危险了,平平安安的,你在大机关来说,太年轻了,不能急。”
“我没事的”,白松突然感觉心里一下子踏实了好多:“主要是来了一个多月,唉…有些话我真没法说。”
“就咱俩也不能说吗?”欣桥好奇地问道。
白松轻轻摇了摇头,指了指天上。
“明白了。”欣桥暗暗点了点头:“有些事确实是不能说,你现在已经不是以前了。很束缚你,你有没有考虑当教师?”
“那还早呢”,白松笑道:“40岁以后,或者年纪再大一些,我可以会警校当个老师。”
“到时候啊,你就该拿着GWY特殊津贴啦。”欣桥摇了摇白松的胳膊:“好了,别压抑了,最近这个月,我看你这样,我也心疼啊。”
“啊?”白松有些不好意思,欣桥和别的女生不一样,她察言观色的能力实在是太强了,白松的细微的心理想法,都能被她看出来。
“走吧,过了12点,有春节档的电影首映,我请你看电影去,本山大叔的《过年好》,如何?”欣桥道。
“好,这才九点多,我带你去一个地方吧。”白松道。
“你带我去一个地方?”欣桥有些惊讶,白松除了看电影、逛街,还会别的?
“嗯,跟我走吧。”白松道。
“走。”欣桥熟练地挽着白松的胳膊,跟着白松走了。

“密室逃亡?”欣桥看到这个,有些新奇,她见过几次,但是没玩过。
“嗯呢,我看这个还是蛮放松的,这家据说是整个北方最大的一家,而且还有比赛。”白松道。
“看着真不错。”欣桥以前见过几家,但是远没有这一家规模大。
这一家密室逃亡,足足有一个影城那么大,玩的人也很多,年轻人居多。
这里每天都会有比赛,每次比赛的房间,都会被重置一下,将线索隐藏一下,或者换一下位置,所以来过的人二刷都很困难。
“走吧,咱们选择那个多层密室比赛的那个。”白松道。
“你确定来这种地方,是放松的?”欣桥感受了一下规则,就感觉头皮发麻。
参与一次的费用很高,这是这里最贵的密室,因为每次都会在同样难度情况下进行一定的重置。
“是啊,放松的啊。”白松摇了摇头:“不过我没玩过。”
“哥们,哥们”,白松排着队,后面有几个年轻人跟白松说道:“哥们,您能把这个位置让给我吗?您选的这个是难度最高的,我刚刚听您说您没玩过,要不先试试初学者的?不然的话,您这趟进去,我也不知道要排队多久…”
“这个难度组就一处吗?”白松有些疑惑:“而且我已经订了票了。”
这个难度组是2-3人配合的,一共有3处。
“其他两组也是刚刚进去不久,估计俩小时出不来…你前面这个快要超时了”,三个年轻人中的一个道:“你看这样成不,您的票我加价买下来,今天我们这队伍里有个特牛的哥们,我们想刷记录。”
“记录…”白松看了看记录表,这个难度的最快通关时间是1小时08分,如果能破记录,不仅退还本次的门票,而且还有双重奖励。第一是奖励一份限量版的公仔,价值过千,第二是如果记录保持一个月不被打破,可以来这里参与新密室的设计,会给可观的费用。
这样的运行机制,怪不得这么火。当然,这也只是最高难度的奖励,其他的挑战没有这么好的待遇。
“抱歉”,白松道:“我带着对象,想试试。”
“那好吧,我们等。”其中的一个年轻人不再多说,看得出来素质也是很高的。
“谢谢理解。”白松点点头,这才开始翻阅规则,边看边频频点头。
这三个年轻人在这里还算是有名,他们是上上任记录保持者,这次来是想继续打破记录的,此时看到白松真的在读规则,有些无语,这还真的是没来过啊…
不过,刚刚已经打了招呼了,现在也不好意思继续说买票的事情。白松看着就已经二十五六岁了,一般来说财政状况比这些学生们好一些,所以他们觉得加点钱也吸引不了白松,就只能等了。
主要是欣桥看着太漂亮了,大家下意识地觉得白松是富二代。
他们不知道的是,要是真的加个三五百,白松立刻就把票让出来了…
看了看规则,白松就明白了,这是多层密室,逐层破解,但是前面屋子的线索和材料,也很可能是后面屋子的关键证据。
这里有一个很麻烦的问题,就是这里面会有大量的数字,但是没有笔和纸,除此之外,每次前往下一间密室,除了钥匙之外,只允许带三件东西,而且不可折返。
这就存在一种偶然性,也许下一个房间的关键性道具没有带过来,那么就只能放弃。但这里有隐藏提示,就是其实每个房间都一定有通往下个房间的钥匙,但是如果从上个房间带过来关键性道具,会降低难度,如果没带来,就非常困难,但理论上也能通关。
白松看着感觉好新奇…
这不是娱乐是什么?
“你看这张宣传画”,欣桥道:“这个介绍里面,下一关的通关密码锁,是上一关墙上的数字之一,最关键的是,到了第二关才知道第一关哪个数字有价值,这不是坑人吗?”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也有规律的,不过,全记下来倒也不难。”白松道。
“开什么玩笑…”欣桥叹了口气。
这时候,三人里脾气稍微不好的年轻人插话道:“哥,我还是给您建议一下,这个难度真的非常高,您带对象来,可以体验那种恐怖氛围的普通密室,真的,我这是肺腑之言。”
“谢谢…”白松简单地客气了一下,他没兴趣和这些人多说。
这时候,就已经围观了不少人过来。
这三人是上上次纪录保持者,这次又是想来破纪录,不少人都想多看看,毕竟这里面是可以部分转播的,当然,需要参与者的许可。
很多年轻人是愿意被直播的,他们很有展现自己的欲望。
而白松自然没有这方面的爱好,自己玩就是了。
总的来说,三人还是比较有素质的,但是围观的人就不一样了,很多人想看这三个人如何通关,不想看白松玩,所以就出现了流言蜚语,意思很明显,希望白松二人知难而退。
慢慢地,冷嘲热讽都出来了,还有人说白松是想借助这个机会,占这个美女便宜什么的,反正难听的话就逐渐传出来了。
白松可以允许别人说他,但是不能允许别人说欣桥,这时候,上一个参与者超时了,被带了出来,有人过来跟白松说:“你得稍等十分钟,场景需要十分钟时间重新布置,请您确定参与方式和具体的一些情况,签署免责协议。”
“我选择开放直播”,白松道:“全程。”
“好的,您签字。”
白松说开放直播,这倒是让很多围观的人感兴趣了,简单的来说,大家是来看热闹的,就算是白松二人进去丢人,大家也爱看。
要是不开放直播,白松二人在里面自己玩,谁知道玩什么呢?之前的嘲讽主要也是针对这个,大家都觉得白松不可能允许别人看他俩。
别的挑战者有时候也不希望自己的秘密都被知道,所以直播也不一定全程开,所以白松这一说,倒是有上百人过来准备看直播–主要是这个女生真的好漂亮…
(感谢大家,明天我争取把这段写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