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都市小說 超能仙醫 起點-第九百二十四章 你也配和我說話?相伴

超能仙醫
小說推薦超能仙醫超能仙医
韩中岷并未察觉到唐锐的笑意,只是自顾自叹息开口。
“若只是奉家索要,还有缓转余地,尹大师是棒.子国唯一的巅峰强者,他只需一句话,别说奉家,其他所有财阀,都会出面,迫使我交出洗灵泉。”
唐锐嚯了一嗓子:“尹无相这么大的话语权吗?”
“这世界的运转规则,从来都是强者为尊。”
韩中岷摇头苦笑,“何况再过不久,尹大师将会破天荒的招收武道弟子,这对那些财阀来说,是攀附尹大师的绝佳时机,哪怕只为搏尹大师一笑,他们也毫不犹豫,拿我韩家随意揉捏,更何况,是为了洗灵泉这样的至宝,他们有无数理由,从我手中夺走洗灵泉。”
这话一出,在场几人无不缄默。
先不说尹无相是无数人攀附结交的对象,即便尹无相树敌无数,在他上头,也有一座国家支持。
一品巅峰四字,就足以让他坐拥一整座国家的资源。
此时再死守着洗灵泉,那就不是怀璧其罪这小小的罪名了。
扑通。
韩东旭想到父亲的良苦用心,毫不犹豫跪下:“奉允儿既打来电话,说明她对洗灵泉已志在必得,请唐先生不要再犹豫了,接受洗灵泉,满足家父的心愿。”
都市言情 超能仙醫笔趣-第九百二十四章 你也配和我說話?看書
“我既肯出手医治,就已经把韩先生视为朋友,朋友有难,当然没有袖手旁观的道理。”
唐锐笑了笑,在韩氏父子面露喜色之时,却又陡转话锋,“只是,我有更好的办法,帮你们守住洗灵泉。”
这父子二人不由间面面相觑。
更好的办法?
难道唐先生是要与巅峰强者,甚至是那几座财阀势力唱反调吗!
而正如韩东旭所猜测的那样,距离奉允儿这通电话不久,这位财阀千金便登门拜访。
韩中岷无奈之下,只好先收拾情绪,恭迎奉允儿到来。
哒哒哒。
响亮的鞋跟踩在地上,那独特的韵律,像是敲打在韩氏父子的心口,给他们施加莫大的压力。
明明是客,奉允儿却直接坐在主人座位,冷艳的眸光扫过在场每一张面孔,最后落在韩中岷的身上。
“韩先生,我是为你手中的洗灵泉而来,这闲杂人等,就让他们离开吧。”
“回奉小姐,他们并非外人,而是在下的朋友,洗灵泉之事,没必要向他们隐瞒。”
“哼,那随便吧。”
優秀玄幻小說 超能仙醫討論-第九百二十四章 你也配和我說話?推薦
奉允儿似乎懒得多言,径直开口,“废话不多说,速速把洗灵泉交出,我也好回去交差。”
“这……”
韩中岷面露犹豫,目光时不时望向一旁的唐锐。
他不知道唐锐有什么办法,可现在,他除了寄希望于唐锐身上,也已然是别无他法了。
唐锐并未食言,见韩中岷求助,立刻站出来说道:“以我对尹大师的了解,他并非巧取豪夺之人,况且,他已经荣登巅峰,洗灵泉于他而言,收效并不算大,为何他会对洗灵泉兴趣如此浓厚?”
奉允儿只字不答,而是俏脸一冷,劈头盖脸丢出一句。
“你是谁,也配和我说话?”
笔下生花的言情小說 超能仙醫 愛下-第九百二十四章 你也配和我說話?鑒賞
在场气氛,骤然紧绷下来。
林若雪黛眉微蹙,小口微张,但被全秀贤小心拽住,示意她不要多言。
韩中岷也吓了一跳,他哪里想到,唐锐所说的办法,就是对奉允儿提出狐疑与质问。
拦住唐锐的同时,韩中岷打圆场道:“奉小姐稍安勿躁,唐先生只是出于好奇,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意思。”
“他这话分明是在质疑,说我借师父之名义,讨要你的洗灵泉,你认为我听不出来吗?”
“不不不。”
韩中岷连忙摇头,“他不是这个意思,唐先生,你快跟奉小姐解释一下啊。”
“我的确没有这个意思。”
唐锐笑着开口,下句话,却使得刚刚缓和的氛围,再次沉凝下来,“我是说,如若这是尹大师本意,韩家也没有交出洗灵泉的理由。”
韩中岷的脸色陡然僵住。
奉允儿亦流露微愕之色,随后发出尖锐笑声:“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我师父看中的东西,就没有得不到的时候!”
“那这次,便能体验一番求之不得的感受了。”
“你!”
奉允儿被狠狠噎住,凶横的目光瞪向韩中岷,“这是你的朋友吧,该怎么处置,我想你应该明白。”
韩中岷默然片刻,突然回身,从心口处取出洗灵泉,双手呈上:“这便是您要的洗灵泉,但求放唐先生一马,他只是想帮我,并无冒犯之意。”
“但他已经冒犯到了。”
奉允儿皱住眉,缓缓点头,“不愿对朋友动手是吧,那好,我亲自来教训他,但那之后,你韩家也难辞其咎!”
话落,奉允儿骤然掀起一阵香风,凌空冲击,出现在唐锐身前。
在她手中,还举着一把秀气凌厉的短剑,朝着唐锐咽喉直刺而去。
只不过,眼看要刺入咽喉,那短剑竟停滞下来。
一双手指将它牢牢遏住,似毫不费力一般。
“动作倒是干脆利落,只可惜,根基太浅,天赋也差了太多。”
唐锐手指拨弄,便把剑锋移开,连带着奉允儿也往旁边横移数步,平淡的口吻飘落下来,刺激着奉允儿自尊,“难怪尹大师只承认你是棋艺上的弟子,如若你还有些自知之明,就快些回去,别再给尹大师丢人现眼。”
对奉允儿来说,不能传承尹无相的武道绝学,是一处永恒的伤疤,唐锐这话,无疑在她的怒火上,又浇了一锅热油。
“你找死!”
滔天愤怒袭来,奉允儿再度欺上,那把短剑也发出刺耳的呜啸,似要贯穿众人耳膜。
“糟了。”
韩中岷脸色剧变,就要动身阻止战斗,但紧跟着,他便僵滞在那里。
因为战斗结束的速度,远远超出了他的想象。
奉允儿已被再次制服,整个人趴在地上,双手俱都反扣在腰背位置,而那把短剑,已然落入唐锐之手,正悬在奉允儿雪颈之上,随时都能割开她的皮肉。
“你,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
即使如此,这只骄傲的天鹅也没有丝毫退让,“只要我一句话,棒.子国就不会再有你容身之地,我的师父,也会追杀你,直到天涯海角!”
唐锐平静一笑:“你的家族如何,我管不了,但你师父这里就不一定了,继续叫板之前,劝你给尹大师去个电话,以免最后后悔。”
“我呸!”
奉允儿狠声呵斥,“我告诉你,在我奉允儿的字典里,就没有后悔这两个字,少在这里墨迹,不想死的话,就把剑锋拿开,然后给我磕头认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