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说 溯源仙蹟 南有道-第六百九十三章 這個大佬有點不一般閲讀

溯源仙蹟
小說推薦溯源仙蹟溯源仙迹
男婴穿着道袍,手里拿着拂尘,很是乖巧的站在源尘跟前。
冰凉的手贴在源狗蛋额头上,检查着九彩星印的存在。
不消片刻,源尘就发现了踪迹。
万万没想到,这九彩星印与自个这儿子融合如此紧密,几乎已经不分彼此。
“儿砸,等出去后,多留意一下与你印记有共鸣的人,到时候告诉为父一生。”
源狗蛋懂事点头,然后抬头疑惑道:“老爹,你咋不叫我大名呢。”
少年连声咳嗽,差点没呛到自己。
“大名可是修士的秘密,日后不得告知外人,以免被人取了把柄,知道了伐?”
源尘拍了拍源狗蛋的肩膀,语重心长。
“知道了爹,那我有什么小名吗?”
男婴双眼放光,期待不已,这是个台阶啊,老爹你可要把我好,不然做儿子的可是会不要脸的。
源尘沉吟了一会儿,绞尽脑汁只能道:“要不就叫源初吧。”
反正上一世的源初已经死了,就算有诅咒落下来,那惩罚的也是已经死去的源初,而不是这一世的源狗蛋。
推开棺材盖,三人离开了沉闷的棺椁。
棺椁之外,是水。
黑水之中,有鱼。
这些鱼似乎还长着尖锐的牙齿,虎视眈眈盯着三人。
靴子踩进水上,未发一声。
儒雅的气质,令食人鱼敬而远之。
“爹地,怎么感觉这里有所不同了。”
源尘看向四周的石窟地形,感慨道:“每一代古墓之主,都会对自己所统辖的地方进行修饰,我们在史前看到的古墓之主是个红毛怪,这些水他肯定不喜欢,但是刚才的那个白骨精就很喜欢这样的阴湿环境,还养这种小玩意。”
随着源尘的迈步,整个古墓都在点亮,以源尘脚下踩出的水纹为起点,整个古墓都在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
源尘喜欢什么样的古墓呢?
无疑,当他从假的白帝古墓中睁开眼,当他夜夜梦回那甬道的黑暗古墓时,他的古墓已经定了型。
一条条甬道拔地而起。
原本只有七层的甬道,被源尘用点线面、三维四维五维空间进行改造。
一刹那,有限的空间被无限放大,交错复杂的迷宫甬道由源尘的思维转变成现实,铺展开。
人氣言情小說 溯源仙蹟 南有道-第六百九十三章 這個大佬有點不一般閲讀
“有点太单调了。”
源尘只是一个念头,迷宫甬道开始朝着既定发现无限延伸。
如果甬道彼此没有交集,那也太绝望。
“儿砸,你来帮爹想想办法,把这一条条不相交的线,找几个相交的点。”
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 溯源仙蹟 線上看-第六百九十三章 這個大佬有點不一般閲讀
源尘共享给源狗蛋一个区域的平面图。
男婴看到这些线,有点懵逼,饶是聪明的他也绝对不会想到,这是他爹改造后的古墓。
这已经不是在丧尽天良,这是在绝了盗墓者的路。
要是能在我源尘墓里偷到什么东西,说明你厉害,但若是让你轻松离开,那便是我的错。
源初有了能拿得出手的小名,已经满足,当然很愿意为老爹做事。
不过他本能以为这是老爹在考教他。
立刻打起了一百分的注意力。
源初将道袍的袖子往上一挽,立刻开始了脑内的风暴画图。
原本的线都是横向的,密密麻麻,肯定是有交点的, 但是他相信老爹不会骗他。
既然老爹说没有,那么这些线就肯定不是在平面内。
在联想到老爹身体的变化,以及周围的剧震,他大概明白了一些。
立刻双眼放光的开始了自己的任务。
在源初的眼中,这个任务已经变成了如何让古墓在保存外表美的情况下,进行防盗的设计。
这个任务看似简单,实则与机关有关。
源初开始鬼畜式操作,弄得源尘都有点看不懂了。
都市言情小說 溯源仙蹟-第六百九十三章 這個大佬有點不一般熱推
源尘疑惑道:“这里点出一条线,是为何解?”
男婴一边完成着自己的杰作,一边解释道:“老爹,那里有一个入口,在上面。如果有盗墓贼从那个点下来,肯定会十分小心,或许根本不会想到那里有一个机关可以通往下一层,可可以是下一层的逃生通道,也可以成为夺人性命的机关。”
源尘仔细看那一点,根据实际情况正是刚刚入内没几步的位置。
这里确实会让人猝不及防,但是成为入口却更容易,不过,有了儿子的启发,源尘有了新的想法。
自己的古墓,被人强闯,做个快速进入第二层坑死对方肯定是必要的。
但是太明显的话,容易让有心人产生不必要的疑虑。
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小說 溯源仙蹟 愛下-第六百九十三章 這個大佬有點不一般讀書
因此,源尘弄了个石门做掩饰,石门之前便是那个通道。
源尘仅是思索了一下,完美的机关便出现在石门之上。
就像是画师希望自己的杰作被人欣赏一般,现在的源尘,也希望别人来体验一下自己的这个机关。
男婴完工后,源尘直接把这片地域的全部机关安装好,然后弄上了各种各样的掩饰。
寓意深刻都市言情小說 溯源仙蹟 ptt-第六百九十三章 這個大佬有點不一般展示
当然,最不可少的宝藏也得搞定,不然也引不起人的探索欲望。
作为一个资深的鬼屋顾问,源尘对于自己古墓如此安静是非常不开心的。
安静可以有,但是一个没有故事的古墓根本没有吸引了。
而且,由于古墓的特殊性,源尘的古墓可不止是在溯源大陆上扎了根,他发现在其他各界都有接入口。
只是目前哪些地方还没打开。
不过,打不打开,还不是源尘一句话。
源尘想趁着自己分身还没来古墓,先试验一下,做一个修订。
正巧此时,自己儿子负责的这块已经完善,而这一块地方的入口,似乎便是封闭的。
源尘带着小男孩和男婴出现在这个入口处。
小男孩挺疑惑的,刚刚走的好好的, 怎么突然就瞬移了。
到现在小男孩都是懵逼的,刚刚他看到男婴身体抽搐,还有些疑惑。
现在好了,源尘直接甩给了一个巨大的任务,那就是画符,装扮这个空间。
这个空间在一张平面图上,也就一个房子那么大,但是上面密密麻麻的线条最够浓密,至少比小男孩头发还多。
如今,源初完成了对通道的勾勒,现在轮到小男孩来营造恐怖氛围了。
小男孩痴呆站在原地,感应着这片巨大复杂的空间,有种绝望迎上心头。
你这是在建造古墓吗?
你这分明就是在玩盗墓者吧?
小男孩举手提问:“前辈,这么大的空间,只有甬道太没新意了,我觉得应该弄点雕塑侍卫,甚至还可以弄一些壁画什么的,来讲述故事。”
“像是我看到的这处密室,内部可以装一些凡俗金银财宝,但是同样的,也可以找一些喜阴的蛇虫鼠蚁来当护卫,若无人触碰这些凡俗金银玉器,那护卫也无用出来,但若是有人贪财,那便要触动机关,让护卫大肆杀戮,这既符合要求,又能营造出一种危险的氛围。”
源尘点头,看向小男孩。
小男孩被盯得有点心慌,急忙道:“前辈,我这里可没有蛇虫鼠蚁这等毒物。”
源尘轻咳一声道:“蛇虫鼠蚁,古墓中有专门的饲养,无须担心。”
少年说完,再次盯上小男孩。
小男孩咬了咬牙,迟疑道:“前辈,古墓里可有多余凡俗宝物。”
“有倒是有,只不过时间太长,金银玉器都成了金粉银粉玉粉,更是被灰尘遮蔽,一点吸引力都没有啊。”
自知逃不过剥削,先紫仙尊取出一个‘脸盆’。
源尘咂了咂舌,笑眯眯抓住盆的一边,可是小男孩抓着另一边,面部满是挣扎,小手都在颤抖。
“松手,让我看看这金盘。”
小男孩脸色都苍白了,手指都出血,抿着嘴就是不松手。
眼看着一代仙尊都要委屈哭了,源尘终于还是不忍心当面抢过来。
“行了,就用这一次,用完就还你。”
“真的!”
原本充血的眼睛都登时亮了起来,源尘都差点被萌翻。
当然是假的,到了手里的东西怎么可能还回去。
在古墓里,给你个假的你也分辨不出来啊。
再说,你这么弱,给你个假的,算是给足你面子了。
源尘笑眯眯,点头道:“真的,快松手吧。”
源初打了个哆嗦,他总觉得眯眯眼的老爹有点老狐狸的既视感。
小男孩松开了手,他知道松开了自己的至宝就那拿不回来了,但是他必须要伤心,不然怎么能换取更多好感。
毕竟,源尘一开始是想要解决他的。
若非有宝刀赎命,后来源尘的儿子重生,在加上两人说开了互相利用的身份。
先紫仙尊那颗小心脏才彻底安稳下来。
如今,他已经能感受到自己越来越受到这位大佬的青睐,甚至隐约中大佬已经把他当成自己人看待。
其实,这种快速的关系确定,离不开先紫仙尊的快速转变和源尘的性格。
源尘不是那种趾高气扬,唯我独尊的性格,也不是那种你做错了就弄死你的阴狠性子。
若是不了解的源尘,或许会觉得这人吝啬阴狠。
但是了解源尘,又会觉得他是大佬里的清流。
因为他从来不高高在上。
小男孩可以肯定,自己若用这种方法,将金盆给一个同样比自己强的人,自己可能已经被踩在脚底下,吃了不少吐,甚至有可能此刻已经在吐血。
这个大佬有点不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