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都市言情 華夏一家 起點-第三三零章 年輕了三歲相伴

華夏一家
小說推薦華夏一家华夏一家
两个美女佯装愤怒,又把他收拾一顿才罢手。
安宁拉着他去丁辅办公室坐下,老爷子很开心,说他这外联部改的好,开张不多久生意就找上门来了。
丁辅啥时候代表国家和外邦谈话哦,连那骄傲的北蛮也只去青野原找赵言呐问罪哒。
就在昨天,尼瓦尔使臣也到了成都,商议纳表称臣。
老爷子心情大好,额头上的皱纹少了许多,感觉人都又年轻了三岁呢。
丁辅笑呵呵地问他,麻逸使臣的要求如何回复?
他说可以考虑,但是得有规矩,须是互利互惠。
只有儿臣向老子进贡,哪有儿臣向老子提要求的,他们有困难我们可以支持,不能向天朝上国索要,提要求、讲条件了。
丁辅听着也是道理,开始思考起来。
这两次回见外使,他都把安宁叫上一起,赵晓兵知道他是在培养安宁,更加积极配合了。
赵晓兵说尼瓦尔也可以收下来,大雪山那边好些地方都是西蕃一族的,就算西蕃路的一个州,他们本来就有着深厚的历史渊源嘛。
但是这些地方不能简单搞羁縻了,新宋朝廷要进驻军队,派出官员实施直接管理,这是统一国家的基本要求。
老爷子笑呵呵地点头。
突然说道:“老夫思虑再三,这公主用度还是不能去之。”
呵呵,咋个一下子就转到一边去了,老爷子思维跳跃的很哦。
这老头儿打了赵晓兵一个措手不及,
他说不是已经商议过了嘛。
丁辅认为那临安的诏书是朝廷还在,官家从临安发出的正式昭告,不得有变。
新宋建国后不设皇室,那是新朝廷后面的事情,与前朝的无关。
仙人板板,意思是前朝官家发出的诏书还算是,要认账。
这算是啥子道理?
明显的强词夺理嘛。
赵晓兵不想和他扯这些麻烦了,问他最近又出了什么新书?要拜读拜读。
老爷子笑哈哈地说正在思考呢。
赵晓兵说稿子出来后就叫古月桥安排出版,要向全国发行。
老爷子笑哈哈地说成都人愿意看就好咯。
他说老爷子学富五车,应当将毕生所学留下来,教导后世子孙爱国爱家,报效朝廷。
老爷子听着一再谦虚,脸上满是快乐花,心里着实开森了。
丁辅就喜欢著书,写些《花间集》什么的。想整就整嘛,只要开心就好。
现在的新宋是百花齐放,言论自由,背后还可以随便骂官吏。
当然,也不能当面无端指着骂,乱搞人生攻击那是不行的,打胡乱说那也是要告诽谤罪,吃官司的。
就像上次那几个过气的御史吃饱了撑的,到内城门口胡闹,结果让警卫请到边上掌嘴之后,就再也不出来瞎比比了。
回到家里,他抱着安宁刮她小鼻子,说她开森了,老爷子还要给保留公主用度呢,她还领着副尚书薪水,挣的钱比他还多了。
安宁笑盈盈地在他脸上左右盖章,啵儿打的啪啪响,还说那钱也是家里的呀,大家都有份。
哪个女人不喜欢有钱花,呵呵,连高冷的玉娇都晓得挣专利费呐。
他也不好多说什么,领就领吧,车到山前必有路,到时候再说了。
下午,吴谦带着余大异来访,说他近日去了罗城,嘉阳煤矿和金沙江的大铁矿,银矿视察,受益良多。
呵呵,肯定是受益良多了。
和这里的相比,他在江南见到的高炉才多大点嘛,技术差的老远,练出来的铁也就是初铁。
这边那叫炼钢了,还能直接铸造铁轨,炼合成钢,他怕是看了都感觉在做梦哦。
那开采也不再是简单的人工,大锤的干活,而是上了机械,用炸|药了,只是矿车运输的速度就不一般呢。
而且,这位先生还在罗城的试验场上亲自乘坐了一盘热气球,等于坐了一次飞机上九天遨游呢。
肯定是易山鼓励他上的,因为坐热气球首先要没有恐高症,没点胆子都不敢上去。
就方桌那么点点大的篮子,悬挂在两百丈高的空中,他在想象老吴当时的感受,呵呵,小腿一定是在不停地打颤了。
老吴精神特好,心情大悦,说现在国家初定,很多地方百废待兴,急需发展,可以将一部分先进的工业技术布置到其他地方上去,带动全国的经济发展。
他觉得这个主意好,就是要规划全国的工业布局,可以先将已经成熟的水动力设备转移出去,比如汉中,长安,洛阳,长沙等地。
赵晓兵给他建议,修造部立足全国谋划,分期分批实施。
老吴打算先从汉中开始搞,要在汉中的嘉陵江边复制一个罗城工业园区,将现有的水力机械转移出去。
他都同意,就是提醒注意技术保密,这一点余大异是有深刻体会的。
余大异建议将嘉阳矿区扩大,建成大型的工业区。
嘉阳不缺煤,火车拉着煤出来,空着车厢进去是浪费,不如展开铸造,拉着煤出来,带着钢进去,铸造成产品再拉出来。
赵晓兵觉得行,可以将那些采掘完的地方改建成工矿企业,嘉阳煤矿改叫嘉阳镇,逐步建设成为一个综合的工业大城镇。
但是,必须要实行准军事化管理,那些先进的制造工艺,设计,从罗城转移出来必须加以保密了。
晚上,一男两女喝绍兴儿女红,安宁说红菱走之前将兰花搬过来,她看到好几个花骨朵呢,都要打开了。
赵晓兵看着边上的芸儿,叫她出趟差,再去味江寨收购一批兰花回来,有多少收多少,百姓说多少钱就给多少钱,不许讲价。
安宁笑着叫芸儿记住了。
她晓得赵晓兵的心意,有意要扶持一下当地的百姓呢。
英英喝得醉眼迷离的拉着他就进房了。
天亮了,他还蜷在安宁的怀里不想起床,说她俩太厉害了,轮番上阵,他根本根本就遭不住。
安宁说他高兴死了还耍无赖,强拉着去洗澡换衣服。
出门来,安宁说今天丁大人要请他吃茶呢。
昨天才喝过嘛,他感觉又来搞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