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小說 大唐掃把星 起點-第631章 武陽侯好手段讀書

大唐掃把星
小說推薦大唐掃把星大唐扫把星
一匹马猛地人立而起,惨嚎声中,转身就跑。
阿福露出了獠牙,冲着另一匹马嘶吼。
这匹马一声长嘶,竟然软倒在地上,屎尿横流。
这一系列变化快若闪电,男子目瞪口呆。
鸿雁和三花抱着孩子后退,徐小鱼冲上来,跃起一拳,把男子打下马来。
后面还有三个男子。
陈冬策马冲过去……
三个男子看到阿福走向了男子,不禁肝胆欲裂,“郎君快跑!”
男子抬头,就看到了爪子。
苏荷已经抱住了兜兜,赶紧把她的脑袋侧过来。
“阿福!要看阿福!”可兜兜却拼命的看……
“啊……”
……
贾平安道貌岸然的告假了,依旧是去‘编撰新学’。
才将出了皇城没多远,就遇到了一行人。
一辆牛车缓缓而来,周围簇拥着不少人。车上躺着一个男子,一边的脸血肉模糊,没法看了。
“这是遇到猛虎了?”
有人好奇的问道。
此刻的关中兽类真心不少,不时能听到野兽伤人的消息。
贾平安摇摇头,“下次出门定然要多带些人。”
一路回家,才进家门,贾平安就发现不对劲。
徐小鱼蹲在边上,王老二在喝骂。
“但凡有人靠近夫人他们就该拦截,还等……等什么?若是夫人和小郎君、小娘子他们出了差错……剥了你的皮!”
“郎君!”
边上蹲着的人都起来了。
“说。”
贾平安瞬间想到的是土地兼并的事儿。
陈冬说道:“今日去城外庄子,才将出城不远,在水渠边遇到了些人,有人辱骂郎君,二位夫人与他争执,随后他的人准备出手,阿福弄伤了数人……二位夫人,小郎君和小娘子无恙。”
“郎君,是黄家的人。”杜贺一脸纠结。
皇家?
贾平安一怔。
“被阿福抓伤的那人叫做黄云……黄云的父亲致仕前在刑部任侍郎。”
这个算是大佬了。
“他家交游广阔。”
“这些权贵豪强谁不交游广阔!”
贾平安去了后院。
“阿福!”
阿福躺在屋檐下,见到贾平安进来……
它竟然傲娇的不来迎接。
膨胀了!
“阿耶!”
两个孩子和阿福腻在一起,起身迎了过来。
贾平安一手一个,“今日可被吓到了?”
贾昱摇头,兜兜却趴在父亲的肩头低声道:“阿耶,那些人……好凶。”
“不凶。”贾平安笑道:“阿耶比他们还凶。”
他必须要给孩子以安全感,至于什么正确的教育理念……得了吧,先让孩子不做噩梦了再说。
卫无双和苏荷出来了,看着神色不对。
“夫君,今日却是闯祸了,那黄云的脸毁的厉害。”
卫无双难得认错。
苏荷却不忿的道:“夫君,咱们正在水渠边玩耍,那黄云带着人堵着咱们,口出不逊,更是让人准备动手……阿福眼疾手快,不然还不知会如何呢!”
会如何?
陈冬他们跟着,那几人怕是还没沾边就被弄个半死。
“安心。”
贾平安把孩子放下来,“自己去玩。”
卫无双低声道:“黄家定然不肯善罢甘休。”
贾平安看着他,微微皱眉。
“夫君……”卫无双低头,有些忐忑。
贾平安淡淡的道:“如今不是黄家肯不肯善罢甘休的问题,而是贾家不肯善罢甘休!”
郎君竟然不怪我?
这年头女人出门遇到事儿,回家男人先呵斥了再说。
贾平安安抚了妻儿,有人来禀告,“郎君,黄家那边来人了。”
“让他等着。”
贾平安过去,阿福嘤嘤嘤的爬起来,抱着爸爸的大腿表功。
我的崽,你越发的厉害了。
贾平安一阵揉搓,“洗爪子了吗?”
苏荷摇头,“还要洗爪子?”
“阿福抓伤了人,谁知道那人身上有没有病?”
贾平安叫人弄来一盆水,按着阿福洗爪子。
“晚些让曹二给阿福弄些好吃的。”
贾平安随后才去了前院。
黄家来的是个老人,不怒自威的模样。
“老夫黄爽!”
你该姓好!
黄爽冷冷的道:“今日黄云遇到了贾家女眷,不过几句争执,你那两个女人就令随行的食铁兽下了毒手。黄云如今容颜尽毁,再也无法出门见人……武阳侯,黄家要交代!”
“你想要什么交代?”
贾平安讥笑道:“贾家妇孺出行,黄云带人堵截辱骂,更是令人动手……”
“未曾动手!”
黄爽冷笑。
贾平安起身。
黄爽起身,冷笑道:“奏疏已经进宫,此事……”
啪!
黄爽捂着脸……
“老狗!”贾平安一脚踹倒他,森然道:“你该庆幸黄云并未得手,否则杀了你全家都不解恨!滚!”
作为原刑部侍郎的弟弟,黄爽从未被人责打过,更未曾被人羞辱过。
奇耻大辱啊!
“你!”
黄爽捂着脸,眼中尽是怨毒,“你且等着……”
呯!
贾平安随手一个水杯砸过去,黄爽捂着额头转身就跑,“你等着……你等着!”
撒比!
贾平安坐下,“小鱼!”
徐小鱼进来,一脸羞愧。
“郎君,今日我没护好二位夫人和小郎君他们。”
“去查黄家。”贾平安淡淡的道:“查清楚!”
“陈冬!”
陈冬进来。
“最近盯着些。”
贾平安伸个懒腰,“别慌乱,小事罢了。”
晚些一顿美食下去,苏荷眉开眼笑,卫无双也心情好转。
……
“皇后,前刑部侍郎黄卓的儿子黄云今日和武阳侯的家眷发生冲突,说是被贾家的食铁兽一爪子把脸拍烂了。”
武媚抬头,“阿福竟然这般了得吗?”
那个萌萌的食铁兽……竟然这般凶悍?
连邵鹏都颇为惊讶。
“此事……问清楚。”
武媚起身去了皇帝那里。
“土地兼并之事,权贵豪族那里不好动手。”武媚冷静分析着,“寺庙里也得缓缓而行。陛下此次的试探激起了他们的怒火,原刑部侍郎黄卓的儿子黄云今日拦截平安的家眷,想动手,被阿福一爪子抓烂了脸。”
李治闭着眼,“那只食铁兽?”
武媚点头,仿佛李治能看见般的,“此事臣妾以为,当压下奏疏。”
“压下奏疏,黄卓自然知晓朕的意思。”李治突然冷笑道:“许敬宗弹劾的人中就有黄家,他们却去寻了贾平安的麻烦。”
武媚叹息,“他们得知了平安的建言,说他才是罪魁祸首。”
李治勃然大怒,“王忠良!”
王忠良近前。
“陛下,奴婢在。”
李治指着外面吩咐道:“那日贾平安和朕说话时,在场的人,全数拿下问话!”
一番问话,竟然找不到根源。
“谁泄露了那日的话?”
“拷打!”
外面惨叫声不断,李治坐起来,依旧觉得视线模糊,“媚娘。”
“臣妾在。”
武媚握住他的手。
李治缓缓说道:“郝米!”
武媚一惊,“臣妾竟然忘记了郝米也说过一番这等话,邵鹏!”
“去,让平安进宫,我有话问他。”
邵鹏一路去了兵部。
“武阳侯?说是去编撰新学了。”
陈进法吹捧道:“新学博大精深,武阳侯每日为此绞尽脑汁……”
贾平安巡街——早退!
贾平安编书——早退!
娘的!
邵鹏忍住骂人的冲动,心想这货竟然到了兵部依旧如故,堪称是滚刀肉。
陈进法问道:“可是有事?要不下官去寻武阳侯回来。”
邵鹏想了一下贾平安在家中被陈进法找到的场景,觉得那厮定然会随口撒谎,比如说本来在睡觉,随即弄几张纸来糊弄人。
“罢了,咱自己去寻他。”
邵鹏出去,正好碰到武媚身边的一个内侍。
“邵中官,李相出手弹劾了三名官员。”
邵鹏尖声道:“让那些人莫要得意,咱们往后看!”
李义府出手堪称是快准狠,直接寻了几个官员开刀,不但有兼并土地的事儿,甚至还有贪腐。
邵鹏到了贾家,开口就让杜贺苦笑。
“武阳侯在玩什么呢?”
“郎君在编书。”
杜贺苦笑。
贾平安出来时,杜贺在他的身上看到了阿福的毛。
“皇后召见。”
……
一路进宫,贾平安发现宫中的气氛不大对。
“老邵,这是啥意思?难道是陛下发怒了?那也不至于吧,皇帝发怒,大伙儿不往上凑就是了,何必战战兢兢的。”
“有人泄露了你和陛下说的那番话。”
贾平安诧异,“不会吧?陛下的身边若是被人安插了奸细……”
李治能冲着宰相们咆哮。
“对了。”贾平安猛地想起一事,“郝米。”
见到武媚时,她端坐着,案几上一堆文书和奏疏。
她神色冷冷,听到脚步声问道:“可是平安来了?”
“阿姐。”
贾平安行礼。
阿姐竟然代理朝政了?
贾平安给邵鹏使个眼色,武媚抬头恰好看到了,皱眉道:“郝米说的那些关乎财政与土地兼并的话,你给谁说过?”
这事儿竟然查到了这里,由此可见李治和武媚是真怒了。
至于这等话……
“就和滕王他们说过,郝米在外面旁听。”
随即人渣藤等人被一一问话。
“本王发誓……当时先生授课时,压根就没注意听。”
外面传来了李元婴赌咒发誓的声音。
贾平安的脸有些黑。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武媚冷着脸,“看看你教的人!”
都是人渣!
“没有啊!”
“从未说过。”
贾平安摇头,“阿姐,这一课是去年上的,若是要针对谁,早就发作了。我以为……若是有人在陛下的身边有眼线……”
这个可能性几乎为零!
“他不可能会为了此等事暴露。”
就为了一个郝米和一个贾平安,值当?
武媚沉吟。
李治和她都把事儿往阴谋的方向去想,此刻贾平安一番话惊醒梦中人。
“来人!”
武媚一拍案几,“查我这里!”
邵鹏带着人如狼似虎般的把当日在场的人弄了来。
“郝米的那些话是谁传出去的?”
邵鹏冷冷的问道。
贾平安觉得这样很无趣,“老邵,没人愿意说的。”
就像是后世抓了人犯,一问某某事儿是不是你小子干的。
嫌犯肯定把脑袋甩的和拨浪鼓似的,谁认谁撒比。
你这是在拆咱的台啊!
邵鹏难免不满,“你难道有法子?”
“当然。”
贾平安觉得邵鹏威胁的法子太没技术含量了。
武媚淡淡的道“那便试试吧。”
贾平安走了出去,三个内侍,两个宫女。
“谁识字?”
五人摇头。
贾平安说道:“陛下和宰相们商议此事,消息传递不会那么快,而事情就爆发在许尚书上疏弹劾之后,消息传到宫中半个时辰……”
他目光扫过这五人,“此刻承认还能免死!”
泄露禁中语……哪朝哪代都是掉脑袋的事儿。
没人应声。
“这便是自寻死路!”
贾平安说道:“那人想到了郝米和皇后说的那番话,随后那人……”
他盯着这五人,“那人不但要在场听到那番话,还得要知晓郝米跟着我学了新学……”
邵鹏的目光转动,在两个内侍,一个宫女的身上转动。
这一下就排除了两个嫌疑人。
“得了消息之后,他断定此事和郝米的话有关,于是便把消息传了出去……就一个时辰之内。”
贾平安淡淡的道:“那一个时辰之内,谁出了这里?去了何处?”
一个内侍抬头,神色惶然,“奴婢当时有事出去了。”
“去寻谁?”
玩这个……贾平安觉得真心没意思。
内侍说道:“奴婢当时去拿衣裳……”
“谁的衣裳?”
内侍说道:“奴婢的。”
“和谁要?”
内侍抬头,“和杨艺。”
“你说的很是流利,是和那杨艺事先就串通好的吧?”
内侍摇头,惶然道:“奴婢并未串通谁,武阳侯,你……”
你莫要冤枉咱!
“你以为我试不出来?”
贾平安觉得这货太高看自己了,“老邵,马上让人去寻那个杨艺,一见面别客气,先拿下,随即喝骂,就说此人……叫做什么?”
贾平安不禁想到了好人。
“王……王辅。”
“好名字!”
贾平安继续说道:“拿下杨艺后,就说王辅交代了泄密之事……剩下的不用我说了吧?”
邵鹏眼前一亮,“武阳侯,你这手段……当初在百骑咱就知晓你坑人有一套。”
“我何时坑过人?”
贾平安不禁想到了王琦。
那货是长孙无忌的人,当初贾平安就是个小虾米,所以不能明着下手,就暗中坑了他几次。特别是陈二娘……通过她,贾平安直接把王琦坑成了王教主。
呵呵!
他在看着王辅。
王辅看似很镇定,甚至还在苦笑。
贾平安问道:“太子何在?”
邵鹏也在盯着王辅,“太子在读书。”
“我去瞅瞅。”
他绕过这里,前方就是李弘读书的地方。
一个男子正在外面低声呵斥着内侍,声色俱厉。
呵!
蒋林遵。
贾平安没想到竟然在这里碰到了这个棒槌。
“贾平安?”
蒋林遵眯眼看着他,“你来此处作甚?”
那个内侍赶紧走了。
“看看。”
贾平安挺好奇的,凑到门边往里面瞅了一眼。
李弘坐姿很端正,让贾平安想到了后世伏案看书写作业,小小年纪就戴眼镜的孩子们。
曹英雄在边上一本正经。
但贾平安觉得这厮的未来堪忧,弄不好会成为太子身边的弄臣。
到时候他若是带着太子去玩老鸨……
贾平安觉得阿姐能把他做成肉酱。
赵二娘讲课很认真,不过李弘看到了贾平安,不禁转移了视线。
“咳咳!”
赵二娘恼火,“太子认真些!”
说着她回头,“谁在骚扰太子读书?”
门外,刚想来驱赶贾平安的蒋林遵说道:“是武阳侯。”
贾平安已经飞快闪人了。
赵二娘出来,左看看,右看看。
“人呢?”
蒋林遵说道:“走了。”
赵二娘看着他,微微叹息。
她进去后,隐隐传来一句话,“人品不行。”
前面,邵鹏冷冷的道:“此事早些说出来……咱还能算你个主动交代,为你在皇后那里说个情。若是冥顽不灵,那便别怪咱心狠手辣!”
王辅低着头,看不到神色。
邵鹏冷笑道:“不见棺材不掉泪!”
“邵中官,陛下那边来人了。”
来的是皇帝那边的内侍陈二答。
肥头大耳的陈二答笑道:“可查出来了?”
陈二答当年和邵鹏有仇,后来邵鹏执掌百骑,他自然偃旗息鼓。可如今他鸟枪换炮,在皇帝的身边做事,在宫中也算是头面人物。
邵鹏摇头,“正在查。”
陈二答突然变脸,冷冷的道:“陛下恼火,此事令咱来看看……你既然查不出,那便换了咱来。”
这是来抢功的。
邵鹏冷冷的道:“此事晚些自然就有结果。”
“晚些……晚多久?”
陈二答目光扫过那五人,“拿下,拷打!”
随行的内侍扑了过来。
邵鹏怒,“住手!”
陈二答低喝道:“别以为有皇后作为倚仗就能得意,当年你害咱不能升职,今日便让你好看!”
他查出来了,邵鹏自然颜面无光。
“拷打!”
他冷笑后退。
贾平安刚坑了蒋林遵一把,心情愉悦,过来见到剑拔弩张的场景,就问道:“这是为何?”
有人说道:“武阳侯,陛下那边的人要接手此事,拷打他们。”
这特娘的不是多事吗?
不对!
贾平安知晓皇帝此刻要倚仗阿姐帮助他执掌朝政,怎可能派人来打脸?
一个宫女低声道:“武阳侯,那是邵中官的仇人。”
贾平安冷冷的道:“哪来哪去!”
陈二答笑了笑,“咱奉命而来,此事紧急,若是不能查出谁泄密,陛下的安危谁来负责?”
“拿到了杨艺!”
这时外面一阵喧哗,接着几个内侍押解着一人进来,为首的兴奋的道:“我等刚才冲进去拿了杨艺,说王辅泄密,他是同谋,杨艺当即就被吓软了,一迭声说他只是把消息传出去……王辅是主谋!武阳侯好手段!”
呯!
王辅跪下,面色惨白。
陈二答愕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