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言情小說 《我娘子天下第一》-第八百四十三章皇室之恥相伴

我娘子天下第一
小說推薦我娘子天下第一我娘子天下第一
李晔离开了南宫梦的寝宫,先回御书房找了一趟影主,然后在小德子以及十名大内侍卫的护卫下轻装简从去了太子旧府。
太子旧府门前,李晔抬手示意小德子跟十名侍卫门外等候,独自一人在陈婕贴身內侍高瑾的引领下朝着府内走去。
“陛下,太后娘娘正在房中诵经,老奴在门外候着,有什么需要尽管吩咐就是了。请!”
李晔微微颔首,抬脚迈入房中。
房中两台烛火闪烁着光芒,虽然不是特别明亮,却足以令人看清楚房中的一切。
李晔停下脚步,望着跪坐在香案下蒲团上,穿着一袭宽松的素色纱裙,持着一串念珠默默的拨动,轻声呢喃着道经的母后陈婕目光有些复杂怅然。
“孩儿李晔参见母后!”
陈婕拨动念珠的动作骤然一停,清澈的目光闪过一丝波澜。
“你怎么来了?太阳落山的前夕,城外忽然传来了震天彻地的呼喊声,可是赵王叛军又增加援兵了?
这个时候你不召集文武大臣商议退敌之策,怎么还有闲心跑到哀家这里来了?”
陈婕竟然问了跟太皇太后南宫梦一样的问题,都以为是赵王李涛的叛军又来援兵了,才会造成这么大的动静。
“不是赵王的援兵来了,是姑父柳明志率领大军兵临城下,直言造反了!”
陈婕跪坐在蒲团上的身体不经意的颤栗了一下,映着灯火的目光中带着一抹不敢置信。
“谁?你说谁造反了?”
“姑父柳明志!”
陈婕两双手上葱白十指的拇指跟食指紧紧地捏着手中的念珠,关节已然发白,可见佳人的内心有多么的不平静。
转首朝着站在门内的李晔望去,陈婕的目光依旧惊愕不已:“他……他…..不是已经遇刺身亡了吗?”
李晔从陈婕转身看向自己的那一刻,目光便一直盯着母后的双眸。
火熱都市小说 我娘子天下第一 小小一蚍蜉-第八百四十三章皇室之恥閲讀
发现了母后目光中真情流露的惊愕不解,明白先前母后并未欺骗自己,她是真的以为姑父已经在风云渡遇刺之后不治身亡了。
精彩都市小說 我娘子天下第一-第八百四十三章皇室之恥推薦
姑父几乎瞒过了所有人,让全天下的人都以为他遇刺身亡了。
“孩儿想十有八九是瞒天过海,金蝉脱壳的诈死。
他诈死之后,假表弟柳承志之名,召回了正在突厥战场作战的新军六卫。
致使北伐大军唾手可得的天下一统半道夭折,所有的努力全部付之东流。
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說 我娘子天下第一 txt-第八百四十三章皇室之恥看書
至于他是如何众目睽睽之下,悄无声息的带领二十万新军六卫的铁骑突然出现京畿境内兵临城下,孩儿目前也不清楚。”
陈婕轻轻地站了起来,朝着一旁的椅子走了过去,坐在椅子上愣愣的看了一眼香案上与李白羽并列的牌位一眼,眼神说不出是一种怎么样的感觉。
良久之后,陈婕收回了目光望向了李晔。
“所以这个时候你来就是为了告诉哀家他还活着且造反了?”
李晔走到了陈婕旁边的椅子上坐了下来:“不止如此,希望母后你能出面劝姑父罢兵言和。
如今京城根本没有足够的兵力抵抗姑父麾下几十万大军的能力。
一旦他明日展开攻城,胜负只怕还没有五五之数。”
“京畿七府的兵马呢?”
“孩儿已经让谍影的探子持密旨潜出城外去通知京畿七府的守备军了。
只是他们能否赶来,一切只能看天意了。
就算来了,七府兵马也不过三万余人,能不能起到作用谁也不敢保证。
毕竟有边关重兵,京畿内府根本无敌来犯的可能,只有十万禁军三万守备军驻守。
可是谁也没想到姑父他突然…………”
看着神色黯然的李晔,陈婕沉默了一会叹息了一声。
“你觉得哀家的颜面,能缓和他心中因为遇刺差点命丧黄泉的火气吗?”
“孩儿也不清楚,但是这是目前唯一的希望了。
再者说了,母后不可以,不见得他或者她不可以!”
李晔说着说着,目光复杂不已的锁定在了陈婕宽松衣袍下的小腹之上。
陈婕娇躯一颤,凤眸惊慌失措的猛然站了起来,转头看着李晔盯着自己腹部的目光红唇嚅喏了几下,然后又无力的坐了下去。
“你……你都知道了?”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怀胎十月这种事情瞒得了一时,可是能瞒得了一年吗?”
陈婕感受着李晔盯着自己复杂的目光,右手颤巍巍的抬起放到了自己的腹部之上,宽松的衣袍压下,露出了已经隆起的小腹。
微微颔首望着自己圆鼓鼓的腹部,陈婕眼底既有母爱的光辉,又有掩藏不住的痛苦之意。
“哀家……..哀家真的喝了藏红花的,可是哀家没想到他最终还是………..
哀家知道对不起你的父皇,可是他毕竟是一个生命啊,是哀家肚子里孕育的小生命,哀家实在不忍心让他没有见到人世间的美好就胎死腹中。”
“孩儿知道母后心慈手软,一直装作不知道此事,或许也是因为我以为姑父遇刺身亡的愧疚感吧。
至于到底是因为什么,孩儿自己也说不出来。
正如母后所说,他是一个鲜活的小生命。
可是他也是一个耻辱,一个皇室的耻辱。
为了皇室的颜面,出于理智,孩儿本来早该除去他的。
可是孩儿一直狠不下心来。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不是孩儿对他有多么的看重,而是孩儿怕母后以死相逼,最终会让孩儿抱憾终身。
或许幂幂之中自有天意,如今看来,留下他或许是一个极为正确的决定。
算算时间,他应该快要降生了吧!”
“应…….应该就在旬月之中。”
李晔长叹了一声,起身走到陈婕面前蹲了下来,丝毫没有避讳的将手落在陈婕圆鼓鼓的腹部之上。
“他是一个本不该存在这个世上的人,所以,他是该报答一下孩儿对他的活命之恩了。”
陈婕猛然颤栗了一下:“你….你要用他来威胁他?”
“威胁不至于,只是希望姑父能够看在母后你或者他的情面上能够罢兵言和。
能不兵戎相见,孩儿始终不希望会与姑父兵戎相见。”
“他万一根本不在乎哀家跟他的存在呢,你会如何?”
“母后放心,孩儿既然已经给了他活命的机会,又岂再会对他施以毒手。
毕竟,姑父连你们都不在乎了,就说明姑父已经决心要反了。
既然如此,孩儿唯有致力守城,对他如何又能改变的了什么呢?”
陈婕将信将疑的看着蹲在自己面前的李晔:“当真?”
李晔微微一顿,垂首目光黯然的自嘲着笑了笑。
“原来,孩儿在幕后心目中已经是……嗨…….天意啊!”
“你想让哀家怎么帮你?”
“去书一封叙明其中原委,然后劝姑父罢兵言和,至于具体如何书写,就只能母后您自行发挥了。”
陈婕犹豫着点点头:“好,哀家明白了,准备笔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