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都市言情小說 《一個頂流的誕生》-第750章 得寸進尺

一個頂流的誕生
小說推薦一個頂流的誕生一个顶流的诞生
有时候,有些事情,不是说你不搭理,别人就适可而止的。
有个专门的词汇,叫做……得寸进尺。
万修那一帮不知名的徒子徒孙还好,不管他们怎么叫嚣,也没有多少人理会。
毕竟这年头,有名有姓的人,说话才大声、才管用。
无名小卒的话,如果不是在机缘巧合中,得到了大众的关注,也绝对没机会出圈。
看几个社交网站的状况就知道了。
每天几百万,上千万的用户,发表了见解、言论。但是能够形成热点效应的,也只有寥寥无几的一些人。
然而,名流、大V、网红……
他们的一举一动,无数人关注、追捧。
至于普通人,谁会关注他们内心中的惊涛骇浪、波澜起伏?
所以……
真正让大家在意的,自然是大导演曹良运的新作。
《赤城》!
虽然之前说,这是翻拍片。
但是现在改口了,影片的制作人,信誓旦旦表示,曹良运版本的《赤城》,那是直接从《智真游记》中汲取养分,并不是真正意义的翻拍。
《智真游记》那是公共版权,谁拍都可以。没有任何的限制,所以不存在“拾人牙慧”的问题。
尽管曹良运上部电影扑了,但是观众比较善忘。
或者说,他的底子也比较厚。
扑一两部电影,不影响大家对他的期待。再加上,一些铁杆影迷的支持,声势自然不小。
然后……
有人点出来了。
《少年剑仙》与《赤城》,其实都是描写海外剑仙故事。
《少年剑仙》,讲的是少年吐丸化剑,斩杀大蚌海怪的传奇,而《赤城》主要内容,却是智真和尚,听海商讲述了,海外有仙山名为赤城。
山上有各种奇珍异宝,阳泉、不死草、灵芝。
常人吃了,长生不死。
当然,仙山中,有仙人坐镇。如果有人心怀邪念,冒险潜入山中盗宝,会被仙人擒杀。如果有人心诚跪求,或许让仙人心生怜悯,赐予一线机缘。
万修版本的影片《赤城》。
就是根据,这个根据这个故事,改编成了仙侠电影。
其实在故事中,赤城的仙人,《智真游记》中没表明是剑仙。但是由于万修先拍的《少年剑仙》,成绩也十分不错。所以在他拍的《赤城》中,他把仙山中的仙人,描述成剑仙。
飞剑杀敌,斩妖除魔。
当时影片上映,引发的反响不小。大家先入为主,就接受了赤城是剑仙聚集之地的设定。
这意味着两部电影,也算是同个题材。
那么两部剑仙电影,周牧VS曹良运,算不算是针尖对麦芒。
一开始,这样的论调,没有多少人注意。
但是不知道怎么回事,在短暂的两三天时间,大大小小的网站、论坛、群聊,都有人在探讨这件事情。
一些人跟着探讨,热度自然起来了。
然后,有人开始挑事。
“曹良运……切,一个快过气的大导演,他有什么资格跟周牧相提并论?”
“不是我说,我都不知道曹良运是哪根葱?影坛之中,周牧就是神,其他人给他提鞋都不配。”
“……楼上少来黑装粉,反装忠太明显。”
“就是啊,个黑子,真以为大家看不出来,你是故意给牧神拉仇恨吗?不过,有一说一,曹良运导演老了,他的电影……真的不如牧神有意思。”
“一代导演服务一代人,我承认曹良运导演,以前拍的影片也很有意思。可是现在,我更喜欢周牧导演的作品。”
“说的对,曹良运落伍了。”
“新人辈出,老前辈退位让贤,很正常。
“……年初的时候,曹不是被碾压一次了么?现在还有胆量,敢与周牧较劲,真是不怕死。”
“……”
舆论一边倒。
这让许多人咋舌,没想到周牧的拥趸那么多。
不过也有人皱起了眉头,觉得周牧的粉丝,太过于霸道,尖酸刻薄,不尊重行业的大前辈。
怎么说,曹良运拍片二十几年,也有专属的粉丝。看到自己喜欢的导演,被人在网上轻视、践踏。
一些人自然坐不住了。
他们承认,周牧的电影,确实不错。
但是也不能这样埋汰人啊。
有人劝说,“周导与曹导,都是行业中,十分优秀的导演。说不定他们两个,关系也不错呢。毕竟一个圈子的,抬头不见低头见,你们这样攻讦曹导,这是给周导抹黑……”
“是的,我非常赞同。”
“本来没矛盾的两个人,被你们一撺掇,徒增尴尬……就算不生嫌隙,也有一点疙瘩。”
“将心比心,如果几十年之后,等周导年纪大了,精力不再充沛,创作力下降,拍不出好片子来,被后辈嘲弄……你们作为粉丝,又是什么想法?”
“人啊,风光的时候不要嘚瑟,落魄的时候才不会被踩。”
“奉劝某些人一句,风水轮流转。现在曹导的遭遇,就是周导以后的榜样。”
中立的言论,不少人看了,觉得有道理。
公允,言之有物。
可惜在网络上,人的戾气被无限放大。不是谁,都可以跟人心平气和交流的。
多数人,一受到了刺激,就会立刻炸毛。
“论行业地位,论社会贡献,曹良运导演轻松吊打周牧,不明白他的粉丝,凭什么看不起曹导?”
“说句不好听的,曹导拍电影的时候,周牧不知道在哪里玩泥巴……不对,他还没出生呢,连胚胎都不是。”
“啧,放在当年,这样的小辈,敢对前辈无礼,要被抽耳光的。啪啪啪,直接抽,抽到他跪下求饶为止。”
“粉丝的吹捧,让周牧膨胀了。他真的以为,自己是全能吗?敢在仙侠领域,挑战曹导的权威?”
“说实话,我不看好周牧。要知道,仙侠电影不是喜剧搞笑片,内核不一样。”
“周牧懂什么是仙侠吗?”
“那种飘逸感,仙气缭绕的韵味,山水写意的境界,周牧一个小年轻,肯定不如曹良运。”
“不是我说……曹导为了拍电影,认真钻研国学文化,沉浸书山文海几十年,早把各方面的东西吃透了。相比之下,不是我瞧不起周牧,他和曹导之间,还差了十个余念。”
“对,太对了。兄弟,还是你敢说真话。其实我一直觉得,周牧的电影,太闹了……各种意义上的垃圾,就是闹剧。不明白,为什么一堆人喜欢。”
“说垃圾,就过分了。但是媚俗,这是肯定的事情。”
“其实看《超体》系列就知道了。第一部电影,是周牧导的,剧情各种直白,简单粗暴……但是到了第二部,换了余念当导演,不管是立意、格局,还是内涵、寓意,都拔高了一大截。”
“一对比,就可以知道,周牧不如余念。”
“嘿嘿,或许有人不知道,曹导当年可是在京影上过公开课的,周牧有没有去聆听,我不清楚。但是作为导演系的一员,余念肯定去听了。从这个角度来说,曹导算是余念的师长。”
“曹良运>余念>周牧。”
“没毛病!”
“周牧人品不行,其实根本没有导演的才能,基本是靠几个副导演帮他掌镜,把别人的功劳占为己有。这样的小人,也敢与大导演争锋,真是不知所谓。”
“小人得志。”
“碰瓷啊。”
“……”
众所周知,当讨论变成争论,那么很容易变成争吵。
然后开撕,相互谩骂,理所当然。最后造谣、抹黑,人身攻击之类,就不出意料了。
没几天,周牧与曹良运之间的战火,顿时席卷全网。
业界一些人,倒是看出了一点端倪,但是他们揣着明白装糊涂,或是冷眼旁观,坐视不理。或是推波助澜,把水搅浑。
至于那些不明白真相的,则是闭口不谈,远离是非。毕竟不管是曹良运,还是周牧,都是他们得罪不起的大人物。
大人物之间的纷争,相当于一个暗潮漩涡。不慎卷入其中,指不定就是粉身碎骨的下场。
所以当一些兴奋吃瓜,唯恐天下不乱的媒体记者,采访到他们头上的时候,他们纷纷噤声,绝对不敢表态。
逼急了,宁愿得罪记者,也不掺和。
……
“恶心,太恶心了。”
杨红忍不住,给周牧打了电话。
信号一通,她就吐槽,“曹良运真的不要脸了。”
“什么?”
周牧有点迷茫。
这几天,他断了网,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创作。
所以对于网上的纷扰,并不是很清楚。
杨红解释了一番,才哼声道:“曹良运真是越活越回去了,为了电影的曝光率,居然拉着你捆绑宣传。”
“嗯?”
周牧眨了眨眼,“不会吧?”
“怎么不会。”
杨红没好气道:“哪怕不是他的本意,可能是时代什么的搞鬼。但是他不反对,就是默认了。”
“周牧,你不懂。现在很多所谓的大导演,空有名气与地位,影片早在市场上卖不动了。怎么激发大众的好奇心,让他们进入影院中支持自己,这是他们最迫切的需求。”
“为了达到这个目的,什么手段都可以尝试。”
杨红淡声道:“失去了票房号召力的大导演,与普通的小导演,在本质上没什么区别。”
“你想想看,小导演的作品,在上映的期间,他们是怎么做的?什么都可以炒作……”
“演员与演员的绯闻,因戏生情什么的,这是常规套路。还有不走寻常路,自己炮制导演潜规则女演员,或女明星半夜找导演对剧本,或者导演拍戏认真,三过家门不入,媳妇出轨……”
“各种乱七八糟的事情,只为博得大众关注。”
“当然,最高明的炒作,还是制造对手,相互炒作。”
杨红娓娓道:“快上映的两部电影,其中演员与演员,导演与导演,或者导演与演员,不管是谁与谁之间有矛盾,都可以宣传得天下皆知,制造冲突……”
“没矛盾,也可以无中生有。反正就是无事生非,你骂我,我骂你,引发大家的关注,一起炒作。”
“一些人,眼中看到的,耳中听见的,都是这些破事,自然受到影响,然后开始站队,选择支持谁。”
“怎么支持?”
“当然是买票,进入影院啊。”
杨红平静道:“这样的招术,不算多么的新鲜,但是非常管用,屡试不爽。”
“问题在于,这样的事情,双方为了默契,一般会提前打招呼,托人递个话什么的……”
“可是现在,时代公司、曹良运团队,却没有半句话。”
杨红的声音,透着几分冷意,“这是存心结仇呀。”
“……真递话过来,我也不可能同意这样炒作啊。”周牧冷静分析,“因为我跟曹良运,其实不对等。”
“那是。”
杨红深以为然,“你现在如日中天,曹良运日薄西山,跟他一起炒作,岂不是白便宜他了么?估计对方也是料准了我们不可能同意,这才‘一意孤行’。”
“……”
周牧沉默了下,才开口道:“我的意思是,国内素有尊老爱幼的传统,曹良运可是老人家,我这样的年轻人‘不讲武德’,很容易落人口实,影响他们对我的感观。”
“这也是我给你打电话的原因。”
杨红十分赞同,“你那些年轻的粉丝群体,在网上比较活跃,在一些人的挑拨下,言辞也比较激进,很多人看不惯。如果不加以制止、疏导的话,可能会破坏你的路人缘。”
“所以……”
杨红建议道:“你最好召开个记者会,澄清一下流言蜚语,先让自己立于不败之地。之后再秋后算账,让曹良运他们知道,你不是软柿子,可以让人轻易拿捏。”
“嗯!”
周牧虚心纳谏。
不过在此之前,他给盛世打了一个电话。时间不大,盛天佑带着一群人,匆匆忙忙抵达工作室。
一见到周牧,盛天佑就急切询问,“剧本呢?”
“急什么!”周牧很淡定,他瞥了盛天佑一眼,“受了教训,还没学乖吗?”
“……”
盛天佑怒了,握紧了拳头。
然后,他深吸一口气,硬生生挤出了笑脸,“周导,作为电影的男主角,我看一眼剧本,不过分吧?”
“哟,不错哦,有进步。”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