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小說 維度侵蝕者 txt-第682章 玉面濁龍的翻船讀書

維度侵蝕者
小說推薦維度侵蝕者维度侵蚀者
接下来的时间里,‘洞府工程’走上正轨,进度越来越快。然而泷隐村四周的环境,也在急转直下,变的凶险起来。
不止这里,从同阵营狗仔建立的内部交流平台上也传开。’忍界崩溃进程‘似乎跨过某个重要阶段,整体速度陡然增加,多个大团队进度喜人。
其中,已经披露并被证实的一条。是某独霸了‘三大圣地-湿骨林’的团队,成功搭建了一座‘黑暗之门’并完成血祭,在当前这个任务世界,打通了时空隧道,引发了一场忍界版本的外域入侵。
当然,这支团队并未召唤出燃烧军团或者绿皮兽人,但据毁灭团队的成员透露,对方的的确确连接了另一个‘任务世界’,并引发了入侵。相当于引来又一个‘世界意志’去攻击并吸引‘忍界意志’,让其疲于应付。
对此,白浪心中出现大量疑问:
如果忍界是一个升维失败走向毁灭的‘低维世界’,看做一款运行3A游戏的服务器。那么这座‘黑暗之门’连接的,究竟是哪里?
成功升维的‘高维世界-真实世界’?显然不可能,契约者根本做不到。高维入侵是乐园才有的能力。那么是其他‘任务世界’?
问题又来了,每个‘任务世界’内部的规则、设定、世界观根本不同。契约者需要通过乐园的认证与固化,才能带着自身存档(能力栏、职业栏)自由出入。
不同任务世界,就像两款截然不同的游戏,相互无法识别才对?当然,乐园开辟出的‘任务世界’绝非数据游戏那么简单。不过没人来回答他的疑惑。

在参与‘洞府建造’之余,浪一直没放弃对20名新人的监控。
毁灭团队这边面临的压力剧增,选择了粗暴的速成培养新人策略。每天大量灌‘英雄之水’压榨潜能,再由二阶成员开团刷怪,让他们野蛮生长,迅速变现背后的价值。
白浪看不上这种没技术含量的操作,他虽有卖新人的嫌疑,却并非没责任心。既然选择带队,就要为他们负责。
人,我可以卖。
但强化,决不能敷衍,必须培养成才!
于是在轮到自己手下这波萌新接受填鸭时,他横插一手选择拒绝,并亲自操刀,接过人才培养的工作。用这批珍贵的小白鼠,来实验‘治愈教会’为信徒们准备的各类套餐。
白浪愿意接手这批麻烦,毁灭团队同样乐得轻松。
就这样,浪借助‘毁灭团队’对新人无限制发布任务的机会,将自身‘私货’当成奖励,用在萌新身上,开始第二轮深度改造。
比方说,将触发的分支任务,下调成【帮助泷隐大食堂宰杀100只鸡】,奖励则上调为【白浪亲手改造的‘通灵兽-妖化鱼脉忍犬’(中忍级)两只。】
触发分支任务【完成踩树、踩水训练】,奖励【鱼脉咒印改造,水遁亲和体质。】
触发分支任务【组团用查克拉冲爆气球、注水皮球】,奖励【无印忍术-号丧螺旋丸入门版】
触发分支任务【帮忙打扫猪圈】,奖励【随机发放‘忍术修行经验结晶’,及相关前置忍术】
此外,各种‘血继限界强化手术’也陆续推出预约服务,用来激发新人们的斗志。
在这波催肥下,萌新光速猥琐发育,综合实力吹气球一般膨胀。
开局两条狗,忍术全靠送。一刀999,强化随便爆。对新人友好,点击就送一勾玉写轮眼,快速升级,pk超爽,二阶大佬保送,玩的就是快乐!
快快快快点~来泷隐注册吧!一起打工,打工都是人上人。来到就是赚到,是兄弟就来泷隐砍我!
萌新在他一手炮制下,实力膨胀飞快。
白浪却无需为他们的战力暴走,游戏平衡崩塌而负责,因为这都是毁灭团队滥发任务的结果。
萌新变强,不仅施工方爽了,白浪也觉得很香。
20名新人被捆绑后,他们在任务世界创造的一切收益(余烬、钥匙),统统被当做‘1刀9999,公益送强化’的代价强行征集,最终按比例分成,转到白浪账户上。
原本,一群弱鸡低效率开怪也赚不到几个子,要花大量时间攒钱,购买忍术固化能力栏,龟速变强继续打怪升级,陷入猥琐发育慢性循环中,赶在回归之前完成主线任务。
现在,一群疯鸡打了邪能光速升级伤害爆表,在野外一刀一个小朋友,简直无情。每天创造大量财富,都被用来按揭他们的‘强化套餐’。
新人或许拿不到余烬反馈,但刷爆任务评价的终极结算却跑不了,那才是大头!
毁灭乐园也因为新人暴走后,扩大了他们自带的维度侵蚀效率,大幅加速工程。
至于白浪,不仅在真人身上试验了‘强化套餐’获得宝贵实验数据,还躺着把钱赚了。
每逢闲暇,就枕在奥菲莉娅的膝盖上,享受着芙芙投喂水果,聆听转账的声音:“您有一笔‘余烬+3’请注意查收。你有一笔余烬+4,请查收。您有一笔……”
虽然数额小,但胜在源源不断。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不积小流,无以成江海。
平心而论,客观而言,说句公道话:
这些新人其实是真的赚到了,而且赚爆。
或许填鸭式速成教育,会造成根基不稳。但白浪借着‘毁灭乐园’这层保护伞,同样让他们体验到背后有人,身为乐园二代顶配奢华生活的快乐。
各种强化连续不断,外挂不停,主刀医生白浪嘘寒问暖,无微不至的关怀呵护,务必要给予每只小白鼠最完美的成长环境,从他们身上收获‘实验数据(果实)’。
这波是三赢!

实力暴增后,原本遭遇毒打变老实的新人们,又一次蠢动起来。
事实表明,白浪在人类范畴内,根本不存在什么‘人格魅力’。也再次证明他当初舍弃【幕后黑手】的控制人类效果,转而与【忍兔卷轴】融合成宝具,是多么英明。
虽然还有【恶人魅力】帮他逆向提升魅力,但带来的仅仅是恐惧与压迫效果。那是镇压,不是折服与感染。
新人有了实力,心思野了起来,一小部分人并不念他的好,反而觉得处处制约,被泷隐这块小地盘束缚了翅膀,却碍于对方强大实力不得不低头妥协。私底下,小动作频出。
这段时间里,最先爆炸的‘大瓜’,是玉面飞龙吴轻鸿的人设崩塌,渣男骗炮案。
这位玉面飞龙,是浪手下20名新人中,综合素质数一数二,男性代表队颜值担当。如果问他,看好哪些人能在乐园中顺利成长为高阶契约者?
那么白浪首推,女性组的模特靳冬月、空姐范思瑜,男性组玉面小飞龙吴轻鸿。至于什么司机二人组、猝死三杰,统统往后靠。
为何是他们三人?主要是有头脑。并不是聪明如猝死三杰能够码出白浪都自愧不如的高深代码,而是对自身定位清晰,很清醒的认识到乐园的残酷,能充分利用一切资源不断变强,不断向上爬。
司机组仅仅是蛮勇,玉面飞龙却成熟理智,甚至卑鄙无耻。懂得规避风险,充分利用自己的颜值+口才+时间管理学,脚踏四条船,游走于三靓一老之间,甜言蜜语骗尽对方余烬强化自身。
不止如此,奥菲莉娅在汇总‘金色飞贼’录制的监控视频时,发现这家伙,就是出卖白浪团队的元凶。
度假团之前执行‘拯救阿鲛’任务时,将新人们寄存在另一个团队麾下打零工。因为忍界等级略高+忍兽暴动缘故,这些萌新死伤惨重。
吴轻鸿在朝不保夕的死亡压力下,疯狂骗取软妹与大妈的余烬,许诺种种未来,成为率先变强的那一批,傲视其他新人。
但和更多资深契约者、忍界土著上忍一比。这点实力根本不够看,甚至不敢出那个团队制定的安全圈。这让他非但没有得到安全感,反而更加不满足,渴望着更强的力量。
接着,他在一次日常活动时,在驻地认出另一支‘打工团’中的某契约者。双方在现实中有过交集,而玉面飞龙最擅长高情商的攀交情,迅速上前攀谈。
他乡遇故知,一见如故。
一番打听下来,得知对方是名一阶资深大佬,经历多场任务,经验丰富,实力深不可测。早早加入一支专业团队,队长二阶顶级巨佬。团队长期徘徊在一阶借,取各类高难度委托。
他们这次降临忍界,同样是引导者任务,培养新人成才,顺带毁灭这个世界!
(长期混迹一阶段咸鱼团吃新人保底福利,托关系进入忍界试图捡漏,时刻准备跑路。)
在得知对方选了一个好上家,新萌福利待遇丰厚,实力嗖嗖往上飙后。玉面飞龙心中充满不甘与嫉妒,同时不忿白浪对他们的敷衍态度。
于是他把握住这个机会,暗中向这位老乡出卖了‘新人团’的情报,示意对方能否拉自己一把?
接下来就是一轮轮买卖人口的py交易。那位深不可测的一阶资深者,迅速联系上自己的巨佬队长,队长又找上去木叶订购写轮眼的缪先生,才有了托狗仔打听‘血巫医’的事情。
几层套娃套下来,玉面飞龙凭一己之力,默默推动事情发展,为所有新人更换了待遇更好的黑心工厂。但他一腔骄傲无法诉于他人听,最终赚到的,还是白浪。
如今,认为自己实力爆炸式飙升,全凭自己本事,根本没有白浪半毛关系的玉面飞龙,更加不满自己的余烬被扣除,一刀一个小朋友却爆不出钥匙。
明明这群新人能有今天,全是自己带来的。为什么大家的待遇都一样?甚至引导者还给其他人开了小灶,却没轮到自己?
心态爆炸是一方面,更重要的一点,就是原本源源不断的‘余烬奖励’突然消失了,这让他感到震惊!
自己实力翻了至少七倍,去猎杀忍兽魔物更加安全,刷余烬爆钥匙的效率理当×7。而且他费尽心机脚踏四条船,理当再×5,足足翻35倍!
在新人第一次试炼任务中,一举完成他在传火乐园的原始累积,从此走上人上人的天才之路!
但路还没开始走,腿就被打折了。
余烬和宝箱消失,空有实力,这令他不爽。辛苦攻略的几个女同伴,虽然小空姐和模特很养眼,但有了‘鱼头妹’前车之鉴,他很清楚的意识到,这次试炼不是来谈情说爱,而是用尽一切手段去变强。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既然女人已经带不来额外收益,那么他必须另寻他路!
对此,玉面飞龙充满了自信。他能在暗中推波助澜,让全体新人换一家合作伙伴,得到更多待遇。那么,他就能继续发挥特长,找到第二条变强之路。
今日你引导者对我爱答不理,他日我便将你踩在脚下,让你高攀不起。
所以说,白浪是真心欣赏这种人才,为求上位不择手段。抛开恩怨(其实根本没有恩怨)不谈,对方真是优秀的传火员工!
结果嘛,东窗事发了。
因为四条船对他的价值暴跌,玉面飞龙的侧重点开始偏移,不再那么上心。这样的变化,让四位女主角敏锐察觉到不妙,开始疑神疑鬼,怀疑自己被碧池给绿了。
而导火索,正式另一个投靠在‘毁灭团队’旗下的‘深不可测一阶资深大佬’。由于都是传火乐园同行,又各自带领一批萌新打黑工,双方来往密切,经常一起吃喝。
那位一阶一次酒后失言,在得知吴轻鸿‘玉面小飞龙’的诨号后,立刻鄙夷的大肆抨击起来。
他是老一阶咸鱼了,在乐园内唯唯诺诺,回到索摩戈却是土豪,喜欢在酒吧大肆挥霍。与小飞龙同为老乡,自然在酒吧内经常碰面,知晓对方在当地数个酒吧内博取鼎鼎大名:玉面浊龙。
“他是‘玉面浊龙’,哪里是‘玉面飞龙’!”
听到这句话后,许多同伴纷纷表示不解,询问缘由。而玉面飞龙同样脸色狂变,阴沉起来。
奈何一阶资深者各方面都比他强,又处于喝醉状态,根本不在乎他的态度,直接解释道:“浊龙,自然是白浊之龙。这小子在我们哪里是大名鼎鼎的花花公子,玉面浊龙,骗炮渣男。白天通吃富婆,这是生意。晚上再去撩妹……快活无比,你们这些妹子可都要小心啊!”
然后,泷隐村当天村就炸了。所有吃瓜忍者都知道一个忍者大妈精神崩溃,用水遁忍术疯狂追杀另一个打工忍者,杀穿了整整一条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