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rl34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說 無限大萌王 起點-014,無法相信艾米麗鑒賞-wh3px

無限大萌王
小說推薦無限大萌王
哈里森走后,利姆露看着曾经放着四颗神力结晶的地方陷入了沉思,结标淡希却是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了一个苹果,咔嚓一声咬了一口后啧了一声。
“你可真是越来越坏了。”
“嗯?”
利姆露抬起头笑了笑道:“让我猜一猜后面一句是……不过我喜欢?”
“……”
啪,结标淡希无语的一手把苹果拍在了利姆露头上,站起来伸了个懒腰道:“少看点电视剧……”
“都是九尾看的……”利姆露撇了撇嘴:“这还不算什么,想要掌控市场,除了黑商,收藏家的态度也很重要,一个市场里竟然有两家财团安然相处……真有意思。”
“那需要我帮你联系收藏家吗?”结标淡希转过身,自觉道:“找人的话我认为我还是有些长处的。”
“不用。”利姆露沉了沉,道:“收藏家们重视的是高端市场,过一段时间吧。”
新常態·新思維:領導幹部科學思維能力提升十講 鐘憲章,禹政敏
“他们应该会找过来的。”
利姆露说到这里,又拿出了所谓的漆黑之种端详了两眼……
神明级别的材料……直接吞的话肯定会让自己的吞噬能力进化,但总感觉跟技能书一样有些亏……
果然还是先存起来看看星灵那边的反应再说吧?
利姆露歪着脑袋想了想,还是收了起来,等过段时间听听风声再说……万一真是九尾偷的家长传家宝,也好还回去保命……
至于剩下的两颗神力结晶,治愈天使用来给迷失者进阶,至于另一颗,水之天使吉普莉尔……说实话,有些鸡肋,利姆露说实话并不是很喜欢天使的特性,而且他的水法则基本上已经吃透了,这颗神之结晶最多也就是让他多一些造水手段或者学会某些利用魔力制造,强化水的质量方面的能力。
甚至还有可能让他多个序列啥的……
不知为何,他脑海里忽然闪过了一个可爱的银毛团子——
“埃莱尔……”利姆露想了想,忽然笑了起来:“说起来我第一个小徒弟到现在还没有魔术礼装吧?”
“啧,恶魔的徒弟用着天使力量的武器,感觉还蛮不错的?”利姆露掂了掂两下手里的神力结晶:“不过让我复制装备很简单……但如何把材料变成一件优质的魔术礼装,果然还是的得去找那群专业人士啊。”
“趁他们还没恨自己的时候……嗯,淡希,你要出去跟我一起逛逛街吗?”
“记得开启身份隐匿。”
“荣幸至极。”结标淡希点了点头,露出一抹轻笑。
……
与此同时,纽约。
街上的游行和抗议仍然时不时的爆发,奢侈品店面已经不知何时都钉上了厚厚的木板,生怕自己被突然爆发的骚乱牵扯进去成为泄愤的对象。
但不管普通人们再怎么闹,再怎么接着所谓的民主让社会愈加动荡,他们却丝毫不知,受影响的也不过是同样身为普通人的其他人罢了。
遇鬼逃生手冊
超凡者的社会甚至不会掀起丝毫波澜,就连各大家族和高层们也稳坐钓鱼台,将一切作为政治的筹码开始斗争——
“明明新法案都己经通过了,为什么还不公布呢。”
幽静而独立的店铺内,安娜一如往常般的给布伦特倒了一杯茶后,看着经过一星期的修养声息,已经缓缓恢复过来的纽约经济,以及养好伤的老板,发出了担忧的声音。
对此,布伦特只是摇了摇头:“新法案不可能在内部矛盾解决前公布,因为那相当于向全世界发言,确认神秘的泄露,在理想国没有讨论出结果之前,美国真要是这么做了,别说内患了……”
“就算再强,一个国家也顶不住全世界的压力。”
“可是再这样下去……”安娜看着窗外,愈发担忧父亲的境地了。
“安娜,你既然想要成为超凡者,就应该站在超凡者这边的角度,学会我们的心态。”布伦特站了起来,指了指窗外游行的队伍,突然道:“你难道就没发现,游行者的目的和舆论正在发生变化吗?”
“从一开始超凡者带来的危害,变成了要求新法案通过,给予上升通道——”
说到这里,布伦特忽然微微一愣,眼眸中一丝金色闪过……
本体归来了。
一瞬间,充盈的魔力弥漫了分身的身体,让他忍不住歪了歪头继续道:“呃,刚才说到哪里了?”
“给予上升通道……”安娜眼中闪过好奇的神色,她敏锐的察觉到了自家老板忽如其来的变化,就如同原本安逸麻木的,对什么都毫无兴趣的老狮子,忽然更加灵动的同时,语气中也多了几分激昂和霸气。
气质这种东西,很飘渺,但的确有时候能感受的到。
此时的利姆露已经从拉莱耶逛gai归来,不过可惜的是他并没有找到能够接手半神级别魔术礼装锻造的职业者,说到底,利姆露对于整个拉莱耶也没有多么熟悉……他想询问黑商来着,但考虑到刚刚把人家吓了一跳,转头在把人家叫回来也不合适,当然最关键的是他并不想再给黑商塞人情的机会——
在某些筹码还没有达到之前,双方保持这样的关系就足够了。
无奈之下利姆露只好打算等欧利克和叶小倩归来的时候问一下他们,如果不行在去找黑商的情况下,还顺手把团队建了并且向妖雪和叶小倩发出了邀请。
只不过两人都没有回复,妖雪似乎是为了赶上三天后的小队集结,在利姆露跟黑商谈判的期间就已经准备完毕,前往任务世界了。
回归现实世界的利姆露决定前往自己记忆中那个熟悉有害怕的地方,也就是自己的前世的家,寻找过去自己的影子,与此同时,他也没忘记远在纽约的“布伦特”身份,于是决定过来看看。
结果一过来刚好碰上大贤者留下的自律意识在装逼,这就尴尬了。
上升通道?
利姆露眨了眨眼,组织了下语言,愣是没接上——大贤者虽然会伪装他的语气,性格和说出来的话,但两人的语言组织和逻辑完全是两种风格!
换而言之就是一个是学术语言,一个是大白话……
“咳咳,算了。”利姆露看了眼窗外的人群,虽然语言逻辑无法立马继承,但自律意识残留的想法利姆露还是很清楚的,直接改口道:“换而言之,我们这个店面这么奇怪,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没人注意到?”
“为什么?”安娜很自觉的跟上一句。
“因为我不想让他们注意到啊。”利姆露理所当然的点了点门扉,一道无形的结界浮现在两人眼前:“所谓民主,无非就是给普通人和弱者一层平等错觉罢了。”
“但事实上,超凡世界可是把弱肉强食表现的淋漓尽致。”
“你会担心,是因为你总是习惯性的他们的权利与平等对上了等号,但……”
“你所见,你所想,皆是我们想让你见到的,想让你想到的。”
说到这里,利姆露反而笑了。
“话虽如此,现境还算是不错的了。”利姆露忽然想起了魔禁世界中吟吟青草毫无心理负担直接操纵整个学园都市剩余部队让他们送死,甚至在意大利战场上朝家人举起武器的士兵们——
语气淡漠的让安娜不寒而栗:“在虚空,这种情况,早就让一个心灵系半神给直接格式化了。”
“格……格式化?”
“啊,并不是所有的种族都讲究人权的,安娜。”利姆露转了转头,轻笑道:“珍惜普通人的世界吧。”
“超凡世界中,低等文明没有反抗的权力。”
话落,店内陷入了沉默的同时,利姆露回到座位上打开电脑,果然看到了几封来自于欧利克和叶小倩的加密邮件短信,这两人不在拉莱耶联系他,反而是习惯用现实中的联络方式来进行留言。
「很正常,不是所有人都跟你一样使用拉莱耶通讯是免费的,抱着能省则省的态度,除非是跟超凡空间有关的信息,基本上都不会选择拉莱耶的吧?」
「而且拉莱耶的通讯和现境并不互通,而对于低序列而言显然在现境的时间会更长一点。」
这倒也是。
利姆露想了一下也的确如此,加密邮件的内容实际上他早已知晓,毕竟在他降临的那一瞬间,自律意识就已经将记忆继承给他了。
但他还是打开了叶小倩的邮件,里面是关于对方叫嚣下次见面就会成为序列6的宣言,分身给的回复倒是中规中矩,无非就是加油之类的言论,利姆露想了想,又回复了一封关于逐光者萌芽小队的消息和拉莱耶团队的事情后,补充了一句:“哦,真巧,说起来我也序列6了。”
六宮之主 唐寅才子
利姆露在那边打字,噼里啪啦的声音在寂静中清晰可闻,带着一点点节奏,安娜反应了过来,无奈的叹了口气,微微道:“也正是因为如此,我们这些普通人,才会向往着超凡啊……”
“你搞错了一点。”听出了对方语气中的怨天尤人和不满,利姆露皱了皱眉头,毫不客气道:“我说的是低等文明,而不是普通人。”
“你天天想成为超凡超凡,那你就应该要理解超凡的定义并非局限于神秘侧之上,高等文明领先你几百年的科技,你敢说他们的普通人不是超凡?分分钟一个二向箔把你给炸了。”
利姆露随手凝聚一个水球,刚想继续开口,门扉却突然被推开,艾米丽端着两杯咖啡走了进来,修长的大长腿随脚一踹,关上了门——
“嗯?”她微微抬眸,就看到了“布伦特”正举着一个水球,仿佛在给安娜表演着什么,勾起嘴角挑了挑眉道:“看来我似乎打扰了你的兴致?你们继续,当我不存在就好。”
“没什么,只是在给保护对象科普一下知识而已,反而是你过来的话……”利姆露闻言放下水球,眯起眼睛:“我这伤刚刚好,别告诉我又有任务了吧?”
“给保护对象科普一下神秘学知识?啧。”艾米丽递给利姆露一杯咖啡,然后往沙发上一坐,翘起二郎腿道:“的确有点小事拜托你,主要是这个任务非你不可,如果不是因为这样,我也不想麻烦你嘛。”
“毕竟,我也不是什么魔鬼上司……”
“你这话应该跟丹尼尔说。”利姆露扬起眉毛:“啥任务?”
“有没有兴趣旅个游?”闻言,艾米丽也没掩饰,直接道“带薪休假,去国外一趟。”
閨門剩女紀事 念梧大人
“那我这保护对象怎么办?”利姆露看了眼安娜:“现在想杀她的人可不少。”
刁蠻娘子俏相公 涼薄銫
超級學生的三界軍團
“我会保护她的。”艾米丽朝安娜点了点头,然后道:“想要保护她的人也不少,布伦特。”
“还有,我刚才说了任务非你不可,所以……”
“我懂,没有拒绝的权利。”利姆露叹了口气,说到这里,利姆露看了眼欲言又止的安娜,忽然笑道:“说起来,你想成为超凡,也不是不行。”
“无论是水火也好,恶魔吸血鬼也罢,就算是天使,我也能满足你,给予你想要的超凡之力。”
“真的?!”安娜惊喜。
“嗯,但前提是,这次任务你跟我一起去,然后能活下来才行。”利姆露轻笑道。
一旁的艾米丽闻言眉头一皱,犹豫了一下,还是没出声打断布伦特的言论。
“也许,你见了这次超凡之旅,就在也不想成为超凡了也说不定。”
“不会的!”安娜很坚定,但利姆露却只是笑着摇了摇头:“是吗,那让我们拭目以待。”
“现在,你可以回楼上了,虽然让你参与任务,但任务细节以及涉及到的事情……”
这次,利姆露话还没说完,安娜就已经极为乖巧的蹬蹬蹬的跑上了楼,看的利姆露一阵失笑无语后,布下了结界。
“你觉得我会同意?”利姆露回过头,就看到艾米丽皱着眉头不满道:“你知道她不能成为超凡者,更不能死。”
“安娜是个独立性和个性都很要强的少女。”利姆露没有正面回答艾米丽的质问,只是轻声道:“没有什么能比让她自己体验濒临绝望和恐惧后心甘情愿的放弃更有效的方法了。”
利姆露自然明白艾米丽的意思,如今安娜和他父亲推翻了第一版法案,修订了新的法案,哪怕这一切仍然在超凡者的操纵之下,这也会让他们成为高层在普通人中的代言人,这个代言人本身就不能是超凡者!
因为他们代表了法案是普通人修订,并且没有任何掺杂超凡者影响的因素在里面。
就算是!也是在新法案稳定之后,作为法案的受益人成为超凡者的代表来证明法案的优秀性!
“但她不能有危险。”艾米丽危险的眯起眼睛道:“你甚至不知道你面临的是什么任务。”
“开玩笑。”闻言,利姆露反而笑了:“正是因为我不知道是什么任务,知道绝对九死一生的情况下,我才要带上她。”
冰封下的風俗
“艾米丽,你真要我说明白吗?”
神醫本色
“我可以相信守夜人,但我无法相信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