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c5xk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 現代鹹魚生存指南-475章 垃圾哪都有鑒賞-0dj66

現代鹹魚生存指南
小說推薦現代鹹魚生存指南
夜晚,九点钟光景。
这个时候,正是万家灯火,寻常普通人家吃完晚饭,出门遛弯消食。亦或一家三口,夫妻二人打赌由谁来忍住血压升高辅导孩子做作业的时候,但在岭江北城区,某条霓虹彩灯下的街道,却是人来人往正自喧哗热闹。
街道名称就不说了,因为坐落众多酒吧夜场的关系,知道这里的便称之为北城酒吧街,熟悉的更是干脆以某一个常去的酒吧夜场名字叫着,市里的出租车师傅也基本都知道。
任不平是坐公交车来的。
倒不是花不起那钱,别看他现在还未成年,实际上早已是九州崛起正式编制,有特殊津贴拿的。虽然目前数额不是很多,但对于除了对自助餐有所执念外,其他基本没什么消费机会和想法的任不平来说,却是足够了,甚至还存了笔小钱。
只是看到网上说酒吧街晚上才热闹,他出校门的时间尚早,就选择了公共交通。
不过饶是如此,任不平过来的时候天也没黑,大多酒吧夜场才刚刚开门,一直等到晚上七八点钟的时候,这里才开始热闹起来。而在过去的一个多小时内,他已经将这条街道来回踩了数遍,包括酒吧夜场里面,也选择性的进去几家。
这其中,酒吧还好说,大多数酒吧是不禁止客人进出的。夜场倒是有些规矩,不仅仅是入门费的问题,主要还是未成年的关系,但这自然也难不住任不平,只是进去后发现里面乌烟瘴气的灯光氛围,实在不适合找人,就没再费那工夫,选择继续留在外面街道上来回晃荡。
这会晃得累了,腹中有些饥饿,就在个靠近街角的花坛台阶坐下来,一边咬着带过来的猪肉脯,一边打量着过往行人,以及载客停靠的出租车。
网上消息没有骗人,夜色降临后,这里确实有许多歪果仁出没,各种肤色发色的都有,只是到目前为止,还没有见到个扎眼的。
没错,扎眼,或者说是直觉,这就是任不平的独特找人法门。再具体点形容就是,确认过眼神,就能知道是否是要找的人……
听起来有点玄学,实际上,也确实很玄学!
这也就是宗清一直没理会任不平这边,甚而是遗忘了有亲口交代任务这回事的原因。讲道理,虽然地下世界不乏阴差阳错下的机缘巧合,但凡事总得讲究个基本法的。茫茫人海找人本就不易,更别说找个善于藏匿的特工,怎么看都完全不可能嘛。换而言之,这要是都能让任不平给找着,那简直就是对他从业这么多年阅历经验以及组织众多后勤技术部门能力的侮辱!
不过,任不平倒是没有这个自觉,他有他自己的一套行事方式。许多事情,他更在乎的是做与不做,至于成功机率什么的,那就不是很重要了。
几小袋猪肉脯吃完,略带潮湿闷热的晚风吹过,任不平下意识仰头,看了眼夜空,无星无月,昏沉黯淡。
今年自打入春以来,岭江以及周边省市的降雨频率较之往年明显增多,雨量倒不大,多是牛毛小雨,就是架不住隔几天来上一场,甚是闹心。而如果气象部门实时监测准确的话,今晚貌似就有一场,就是不知道会在什么时候下……忘记带伞了啊。
“快点,快点,去晚了就看不到了。”
“不用这么赶吧,街头卖艺而已,又不是没见过,就算是歪果仁又怎么样,还能玩出花来?”
“哪那么多废话,说了不带你又跟过来,我们姐妹自己去!”
“哎哎,别生气啊,我陪你们去还不行吗……”
叽叽喳喳,几名衣着时尚的年轻男女匆匆走过。任不平转头看了眼,站起身来,走开几步,将手里的猪肉脯塑料包装袋丢进垃圾桶,随即跟在年轻男女后面,缓步而行。
如此倒不是说有发现什么,纯粹是吃完歇好继续巡街而已。至于对方口中卖艺的歪果仁,没错的话,半小时前任不平见过的,两个男子,在街尾公园的外围露天小广场那里。当时他路过的时候,后者正在到处找人借乐器,但受限于语言不通,指手画脚的很是捉急。
十来分钟后,任不平踏进小广场外围,刚才那几个年轻男女又迎面走回来,其中一名女子不住埋怨着身旁同伴,听起来貌似是她们去晚了,没凑成热闹,那两个卖艺的歪果仁已经表演结束走了。
双方擦肩而过,没走出几步,任不平脚下微顿,半侧着身子,看向不远处连接小广场的巷道,再远些就是公园。周围喧哗声里,隐隐的,有呼救声自那方向传来,不是很清晰,再想侧耳细听,却是没了动静。
原地犹豫下,任不平还是踏步走了过去。
……
穿过巷道,步入公园,约克和山迪两人脚下不停,步履匆匆。
“该死,九点半了!说好的七点前出门,你却拖到八点!知道这一个多小时意味着什么吗?意味着我们会少品尝好几种美食……幸好表演还算顺利,挣到了钱,不然我们就直接打车原路返回吧!瞧瞧你都干了些什么……”
听着同伴约克的喋喋不休唠叨,一旁山迪不由满脸无奈郁闷,“我有什么办法,你也看到了,马特那混蛋非要拉我打游戏。那小子眼睛又贼的很,我都怀疑他是不是已经猜到我们偷溜出来的计划了……”
史上最強教師
復活之霸氣豪情 小小魚翁
“沃特?法克!”
“行了,别废话,抓紧时间吧……咦?”
停下脚步,两人齐齐转头,十余步外,晦暗不明光线下,一男一女两道身影正在公园角落长椅上推搡纠缠着。其中女子明显一副喝多了酒的模样,但瞧着应该没到完全断片的地步,至少她还算清楚目前自身的危险处境,想要呼救,嘴巴却被捂住,只能挥舞手臂徒劳抗拒挣扎。
有些场景是不分中外的,眼下便是如此,基本不存在什么文化理解误差,这就是所谓的捡尸。
确认这点后,约克嘿的声笑了,想也没想就抬脚走去。见状,“约克……”山迪眉头微皱,明显不想多生事端。
凡女修仙記 愛逗小主
“放心,很快。”
不在意摆手,约克走近几步,借着不远处散射过来的路灯照明,终于看清楚纠缠男子几乎融于夜色的黝黑面容……好吧,这就是个黑人。恍然摇头,浮现几许果然如此的嘲讽神情。
“真是……到哪都能碰到这种肮脏的垃圾!”不屑鄙夷,约克走到黑人男子身后,饶有兴致观摩着。后者对此毫无反应,相当专心,直到一只手掌搭上肩头,“嗨,伙计,需要帮忙吗?”
啪,条件发射拍开,触电似的,黑人男子差点原地跳了起来,惊恐扭头,看看笑眯眯的约克,白人?!神色一怔,不过反应倒快,咧嘴露出一口白牙,露出貌似憨厚的笑容:“哦,不用,这是我女朋友,她喝多了。”
“哈,是吗?”低头看了眼黝黑且粗糙手掌下、呜呜拼命挣扎的花容失色女子,约克好笑抬头,语气调侃讥讽,“我怎么看着不像呢!”
黑太陽 齊全盟
憨厚笑容逐渐消失,黑人男子看了看约克,又看了看即将得手的猎物,索性松开手掌,直起身子,别说,臃肿体形还挺有几分气势,至少从外表瞧来并不比身材魁梧的约克差上多少。对峙小会,杂毛脑袋凑近,压低嗓音狠狠道:“听着,伙计,我不管你从哪里来,不要给自己惹麻烦!”
一边威胁着,一边探手过来抓向约克衣领。只可惜刚伸到一半,手腕就被控住。
“麻烦?就你、也配!”
话落,暴起发难,甩手一拉,黑人男子身形止不住前倾,迎面撞上一道耸起肩膀,宛若撞上铁板似的,砰的闷响夹杂着鼻梁骨断裂的咔嚓脆响,顿时,止不住的鲜血狂涌。
“啊——”不等凄厉惨嚎声起,约克顺势松手,后退半步,神情嫌恶的避开飞溅血水,接着,原地发力,摆腿侧踢,轰,黑人男子的臃肿身形好似被一辆疾驰小车正面撞上,双眼暴凸,两脚离地,腾空而起,越过木质长椅,重重砸进后方绿化带里,哗哗乱响。
北山驚龍
一撞一踢,惨叫声戛然而止。
不用看,黑人男子此时绝对已经昏厥过去。哦,这对他来说或许是件好事……前面那记肩撞也就罢了,关键是后面的侧踢,约克真是下了黑脚的,就算黑人男子体质不错,没个把月也休想从病床上下来。
“你下手太重了。”山迪皱着眉头从后方走来。
“有吗?”约克轻松耸肩,不以为然道,“只是个微不足道的教训罢了,况且,没人看到的。”这倒是实话,那名醉酒女子早在双方对峙的时候,就趁机踉跄跑远了。
“得了吧,我还不知道你?”山迪斜瞥一眼,哼声说道,“你就是歧视黑人!”
“我不是,我没有,你别瞎说啊!”约克闻言神色一变,脱口而出就是熟络的否认三连。
“怕什么,这里是华夏。”
“哈,对啊,差点给忘了。”约克挠了挠头,随即看着山迪走进绿化带里,在晕死过去的黑人男子兜里找出身份证件,看了眼,记下来,接着将证件塞进黑人男子手里。
貓爺駕到束手就寢
神情不由一愣,“不用这样吧,他不敢报警的。”约克当然知道同伴此举的用意,这在国外很常见,用来威胁一些上不了台面的混混,意思是我已经盯上你了,如果你敢报复或者有其他危险行为,我肯定能找到你,或者你的家人。
“以防万一,小心点好。”
“好吧,随你。我想说的是,我们得走了,美食在向我们招手呢,哈哈……”
神劍金釵
几分钟后,一道略显矮小身影同样来到这公园角落,自然是循声而至的任不平,绕过木质长椅,看着脚下昏厥过去的黑人男子,粗略查看完伤势后,眼眸顿时亮起,那是腹中空空的野兽终于追踪到猎物的饥渴精光——
伊之戀曇花再現
…………